投書:江鵬堅的線民告白與論文門案件,查看威權統治的足跡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其實,1960年以前出生的台灣人,在學甚至在職期間,你我大家幾乎都曾被萬惡國民黨的駐校駐廠教官特工強迫入黨過!這就像包括很多律師、醫師、學者、法官、宗教人士、大財閥和小攤販……,都被細密到無所不包的網子,軟硬兼施的強迫去當線民作抓耙,近距離監視親友/同行,甚至收編為調查局科班局員!這些,都是屬於獨裁威權白色恐怖下的迫害模式的一環!

所以,轉型正義之所以非立即趕緊徹底進行不可的道理在此!讓大家在有生之年,得以自由的回覆良知!在有生之年,可以對良心做個交代,清白的含笑瞑目。

當年德國的法官,判決射殺攀越柏林圍牆的東德士兵有罪。理由是,縱使軍令如山,抗命不得,但也可以故意射得不(很)準。這個意思,人在江湖,不得不低頭時,就是假裝選擇妥協,也不能出!甚至是幫兇助惡的追逐個人沾滿血腥的升官發財榮華富貴!這個定準,應該可以用來看待處身在萬惡國民黨威權迫害下的線民抓耙情治特工。
還記得,台大法律系教授顏厥安曾經證實,蔡英文2016年7月21日跟他們對話時,確實說出「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這句話。但聽到此話後,在場的林永頌律師立刻反駁,並不是每個人在戒嚴時期都選擇服從。例如:當年他們律師所的3個律師,就是選擇不當司法官,改來當律師的。

可見,今天來探究例如線民特工江鵬堅這類人時,我們應該問明他們是不是主動積極的服從命令,以求自己的升官發財?或者他們也只是被動妥協敷衍下,卑屈懦弱的求生存者?

再例如,黨國之女蔡英文的博士論文,被發現塗改、假冒、串謀偽造公文書獲利的論文門案件,事發至今已經超過36年以上,這之間多少黨國特權黑手共謀助惡?這當年多少堅守良知捍衛職守,不幫兇不配合的公務人員被排擠被迫害?想像突破威權戒嚴已經將近40年的今天,我們的教育部、政大、東吳、國家圖書館、總統府、檢調司法、媒體、公知學者、宗教師……,不論公私單位的人員,一碰到蔡英文論文門案件,就一個個變身成為白賊義會自動轉彎的白海豚?就一個個為求生存的出賣良知的選擇妥協?甚至齷齪的選擇服從!這是不是證明今天仍然是個愚民的政治體制?是不是白色恐怖威脅利誘還存在?是不是見證出我們今天的政府,仍然是一個威權獨裁、操控迫害、愚弄人民的政府體制!威權迫害統治從來沒有遠離我們?

我想,極可能,在此時此刻接連爆出的線民抓耙,正是蔡英文對黨內施壓的恐怖統治!國民黨當年,不也是如此掌控不太聽話的司法檢調等等線民嗎? 對此手段,充分了解的黨國之女,拿著手中早已握牢牢的個資證據,正對充斥著昔日國民黨抓耙而擔心自危的黨內生態,進行殺雞儆猴的震撼教育!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投書:等於是宣告死亡的決議—回顧三年前寫於民進黨生日前一天

By

田年豐,曾任寶島聯播網嘉義之音台長,寫文章只是看不下去,不得不耳。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