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我看今昔的《民報》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民報》是由人權醫師陳永興、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與導演吳念真等人籌辦。在2018年年底,陳永興宣布,創辦6年燒光資金 《民報》年底解散。陳永興表示,6年來《民報》總共花費七千二百萬的資金,已超過眾多小股東所能支撐負荷。陳永興說,要向大家報告一個沉痛的消息,民報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在辛苦經營將近六年之後,不得不在財務困難的情況下,決定於2018年12月31日宣告解散。

但事實是,從2018年12月31日起迄今,《民報》不但沒有就此解散,也沒有轉手出售,而是持續辦報到今天!陳永興也依舊是《民報》創辦人兼董事長!所以極可能仍然是原班人馬繼續燒錢力挺的?

回看三年前,陳永興不是已經公開表白,經營將近6年的《民報》,總共花費七千二百萬的資金,已超過眾多小股東所能支撐負荷。然而為什麼突然又能夠,超支撐、超負荷至今天達三年之久呢?按照前6年的燒錢速度來計算,至少,又要燒掉三千六百萬元資金了?不知這筆錢是從哪裡來的?而且這三年之間,有人曾經聽聞民報又不堪支撐負荷,而向各界募款求助嗎?

再看前6年的民報風格,確實是有如陳永興的停辦宣告所表白的那份意念—更值得向讀者報告的,《民報》是東奧正名公投的推手,《民報》率先舉辦徵選台灣參加奧運會旗及會歌的選拔,又和其他團體合力發起東奧正名的公投聯署成案。《民報》也支持喜樂島台灣主權公投的活動,《民報》為台灣人民喉舌,為台灣前途發聲絕不落人後。若依此來比對2020年後的民報,我會很想提醒民報,是否還繼續擔當還原事實真相、嚴守大是大非的推手呢?是否還繼續扮演追求公理正義、推動轉型正義的先鋒呢?《民報》的編輯與寫手,是全面性的、通盤的、只問是非不問顏色的為民喉舌,不畏強橫的釋疑解惑的燒肝執筆?還是選擇性的,部份的,被定見鎖定的落筆,定向定性定位的書寫而燒腦計算呢?民報應該深知,當你刻意不談不報真相/事實,其實就是說謊!就是更串謀更惡質的說謊!就是用更精巧的方式帶風向,都屬於企圖誤導大眾視聽!都也是魔鬼的代言人!

請問自許為台灣人民喉舌,為台灣前途發聲絕不落人後的民報,有依然保有創報當時的初衷與抱負嗎?有堅持是非清白正直,寧為玉碎也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風骨嗎?有謹守敬虔的心,遵循上帝的話語辦報嗎?

林肯有句話說,我們人不能做不正當的事!若用不正當的方法,去做正當的事,那也是不正當的!謹此籲請所有自詡為—為台灣人民喉舌,為台灣前途發聲絕不落人後的各報各媒體戒慎恐懼的謹記自己的承諾與志氣啊!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社論:以防止「印度變種病毒」入境之名,行懲罰出國打疫苗國人之實

By

田年豐,曾任寶島聯播網嘉義之音台長,寫文章只是看不下去,不得不耳。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