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德芬:掀開潘朵拉的黑盒子—詐騙三部曲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前言

揭發國家最高權力者的罪行,內心是痛苦與煎熬的。在意的倒不是國家暴力的追殺及1450的精神凌虐,反而是身為國人,就得同擔國恥的羞辱感,以及憂心台灣因此受害而忐忑不安。

不過,逃避、馴服,只能養癰遺患,更會陷台灣於萬劫不復之地。

蔡英文的論文門,是一個跨世紀、跨國際,傾黨國府院之力的集團犯罪,有計畫、有組織,空前絕後的滔天大案。她竊取的贓物是整個國家,她造成的傷害是淘空了民主法治的靈魂,只餘空殼形體,坐實了民選下的獨裁稱號。

而,這樣的犯罪和傷害還正在進行,並持續擴大中。

被掏空了根基的民主體制,民意監督的立法機關彷彿回到了帶著尿袋,只依循黨意做為投票機器的年代;行政則狂妄傲慢,視民意為無物,有滿清末年,義和團橫行的氣味,還集體做了罪行的共犯。至於,社會正義的防線—司法,的斧鑿斑斑,配合上意,裝癡弄鬼,出賣靈魂。不惜陪葬社會正義。

2019年6月28日,我正式的公布了林環牆教授對蔡英文學位及論文真偽的獨立調查報告。當時,雖已做了詳實的調查,以長期在學界的經驗,足以判定其確實為真,但還是寧願秉持學者質疑的精神,對司法還殘餘絲毫的期許,寄望司法能還原真相,更期待蔡英文能以總統的高度,自證釋疑。

真是可笑又可悲,風光一世活生生的現職國家領導人,只要拿出她自許生命中最得意的論文和證書,所有的疑竇瞬間解謎,該道歉的道歉,該認罪的認罪,讓世間回歸清平。又何勞社會眾人上窮碧落下黃泉,翻出祖宗八代,為之代撰生前行狀?

不此之圖,蔡英文以隱私權為藉口,違法封存保密所有當年送審資料,還不回應倫敦大學要求授權才能提供資訊,以最直接的方式釐清爭議。同時,立即啟動了司法體系。這是經過精密算計,企圖替犯罪洗白所做的機關手段。

在憲法中給予了總統刑事豁免權,已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破口,包庇了總統的非法惡行,隱含著國家不會為惡的封建王權思維。

總統可以告人,對造卻不能提起誣告;她提供偽證,再三竄改自己提出的不合常情的偽證,強迫檢審接受卻不准對照請求保全證據,更把對造提出的證據全部封殺,視若無物。這都是不可思議,駭人聽聞的無法無天。

蔡英文更利用公訴手段,裹脅檢察機關成為她的代理人,企圖假借司法的機構性權威來洗白罪行,橫柴入灶,以司法定讞來強迫國人接受她詐騙的罪行。

先不論透過司法行政的干預(又彷彿回到了司法行政部的年代),操控人事、設計庭期,強迫育嬰等等,魔鬼藏在細節裡。黃偉、劉承武在書狀裡所展示以司法掩飾犯罪的企圖, 絕不是個人行為,也是公權力的集體意識。

民主國家的法治,之不同於集權以法制做為統治工具。最基本的差異,就在: 憲法保障人民有獲得公平的訴訟權利,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法律的訂定,必須由民意機關依正當程序制定;法律作為社會正義的防線,罪刑必須法定,審判必須依法;自由心證需貼近庶民的經驗法則;證據引用以有證據力為先決條件。而法律是最低度的道德,才有做為規範的價值。

黃劉二人,以旁證、佐證、影本,無簽名或明顯事後偽造的文書,作為鐵證,對抗對造要求保全,查證的直接證據。還敢奢談所謂的證據法則?在書狀上大喇喇的寫著,「台端提出欲證據保全之證據,存放地點分別為教育部、告訴人住居所或總統府、國立政治大學、國家圖書館、移民署及倫敦政經學院,依社會常情及經驗法則,該等證據實難認有何遭偽造、變造、隱匿或礙難使用之虞」。

原來,台灣司法的經驗法則是權力者,獨裁者和國家機關的經驗法則,並非一般正常人的經驗法則。台灣的司法,是權力者的救命符,遮羞布,而不是一般正常人民正義的保護牆?

試問,一般正常人會弄不清自己是5月8月10月完成學業?說不清自己什麼時候回台灣? 一般人能在兩年內拿到1.5個博士學位?一般人會在每當要繳驗證書正本時,就能去聲請補發一張證書,以致有三張證書?一般人會記不得指導教授的姓名、職稱?會不透漏口試委員的名單?一般人會連自己的論文題目都能顛三倒四,搞不清楚? 正常人會連自己平生最得意的論文珍本都不收藏?卻還留下散頁的草稿?更神奇的是,倫敦大學億兆的藏書都編碼珍藏,偏偏只有蔡英文的論文,連同世界上所有圖書館都遺失了?畢業論文在三十幾年後,才千瘡百孔的塞進倫大,最後還被退了貨。這些千奇百怪的現象,只能用天縱英明,聖蹟臨世來解釋,任何有清明神智,邏輯概念的正常平凡人都無法理解。

但台灣的審檢全都採信,還告訴你,蔡英文都這麼說了,你還不信?

台灣司法,滿腦子充斥著王權法西斯思想,蔡英文說了算,國家說了算!                       

司法甘為獨裁者鷹犬的墮落,明目張膽。司法的威信在我們心中全然破產!這樣的司法,我們不能配合演出,對蔡英文的詐騙案,我們不願再墜入不公不義的深淵。

蔡英文的論文門,是面照妖鏡!映照出了最高權力者的邪惡,貪婪為了一人之私,不惜摧殘先人以血肉建構出的民主體制;映照出根基尚未厚植的民主意識,是何等脆弱易折,步步危機。更映照出世間的矯情虛幻,價值錯亂。

我們秉於作為知識分子追求真實的本分,也是民主社會對權力者誠信的監督;更基於作為學者,對學術倫理的堅持,甚至於做為一個人,就該有的的正義公平的追求。對兩年前,我們所引爆的風暴,必須對社會負責! 我們不再只是謙遜的質疑,寬大的包容,而是經過兩年的琢磨、蒐證,必須向社會公布所有的真相。

不容司法自我閹割,不容民主被偷天換日。如何拯救台灣的災難 ?還幸福於全民,是全民的共同課題!

第一部曲:詭異的1983,謊言的篇章

  1. 蔡英文學生紀錄表上的學歷路程
    先擱下學生是怎麼能拿到這份校方紀錄表的疑問。
    總統府針對論文門疑雲, 2019年9月,首先在官網公布了蔡英文在LSE的學生紀錄表。既是蔡英文自己提出的,雖然,疑竇重重,真假摻合,還是成為檢視蔡英文論文真偽的最基本量表。
    1983,對蔡英文而言,是詭異、夢幻,超越時空的一年。
    紀錄表上又塗又抹,字跡不一的記載著: 蔡英文於1980年10月入學英國倫敦政經學院Mphil 學程。登記將在21個月(1982年6月)內完成學程。期滿後,半年內未能通過博士學位資格考口試,而以財務困難為由,於1982年11月10日退學。依英國移民法規定,必須於兩個月內離境。
    依蔡英玲說法,1982年,她們姊妹都回了台灣,應該就是年底,至遲1983年初已回到台灣。
    然而,總統府同時提出蔡英文求學任教的時程表,略過Withdraw from Course一事,(後又妄自解釋成退出課目),編造出1983/1,論文題目通過;1983/6,僅五個月時間就提交論文;1983/10/16完成口試的神話。
    這是學術界的金氏紀錄! 但對照蔡英文的資質,及她自我剖析的心志,學界,尤其法政學門,只要是真正的學者,恐怕多數認為不啻天方夜譚,難以置信的吧。
  2. 充斥著謊言的1983,超越時空、蓄意詐騙
    1983/10/16,總統府說蔡英文資格考口試,蔡瑛玲還特地同去倫敦做陪,卻被網搜發現,兩姊妹的照片,是在美國波士頓拍的,還有人證實在紐約見到她們。
    賴幸媛說,1981到倫敦時,蔡英文已快要畢業了,總統府卻規劃蔡英文1981剛完成論文大綱,題目到83年才獲通過。賴還說,83年蔡到倫敦參加口試,還借住在她宿舍。考後,歡欣結伴去逛百貨公司慶功。繪聲繪影,真像有那麼回事。
    2011年3月,蔡英文在慕哲咖啡館演講說;指導教授投訴說她人都不見了,無法與她討論論文,有所抱怨。系主任當場看了她已寫好的論文大綱,大為讚賞,立即口出惡言,Bloody Hell! 把指導教授換
    被fire掉的是學籍表上的Lazar嗎?所以1981年指導教授就只剩Elliott一人了。這不僅是蔡英文「人生的意外」,更是「學術界的驚奇」!系主任可以一眼看出與其領域不相干學生論文的好壞,可以秒撤學生的指導教授。真不愧是百年名校。
    其實,Elliott在1983已經離開 LSE,借調到柴契爾夫人的智囊團工作。1983年蔡英文沒有指導教授。
    而,1.5個博士學位,更是謊言經典中的經典,或許未來大學可作為招攬學生的煉金術。
    蔡英文確實天縱英明,她的學歷路徑是一般正常人不能理解,更是遠遠不能企及的。
    現實裡,1983,她既要奔波倫敦喬學位,弄論文,還要在台灣求教職,曬學位,推論文。總統府的編排,簡直是造神之筆,遠遠超乎正常人的能耐。
    充滿了夢幻、詭異的1983年夏天,蔡英文究竟在做甚麼?
    是誰在說謊?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那就是: 沒有論文,也就沒有學位,更沒有證書。
    澄清真相,唯有還活著的當事人,拿出能讓正常人信服的事實,瞬間解謎,何至折磨天下蒼生?
    另一個真相,無從抵賴的是,1983年夏末,蔡英文已在東吳大學就職,擔任兼任講師,並違法指導碩士生林桓了
  3. 不同於歐威爾,蔡英文隱晦的1984
    雖然,在自傳及對青年演講中,蔡英文聲稱她拿到了博士學位,覺得受夠了,恨不得燒掉論文,從此不再碰法律書,然後四處去流浪。直到某一天,她父親蔡潔生在世界某一個角落召回她。
    蔡英文不經意的又吐漏了她隱藏在穩重外表下,真正心底的吶喊。莫非她還真是焚了她那本經典的絕世論文?但她又有甚麼魔法,能讓應該珍藏她論文的LSE三大圖書館、她任教的政大、東吳圖書館,以及她的書櫃上(如果她還有書櫃)的論文文本, 一概從地球上消失呢?
    在1983/5 月之前,蔡英文即已展現積極謀求教職的企圖心。她痛恨論文,痛恨法律,討厭讀書,討厭寫作。以後的經歷,也證實她無心於學術,輕忽於教學,而汲汲於在外違規兼職。但她需要教職,需要教授頭銜,作為她攀援而上,更換門第的登龍術。
    她向青輔會投遞了留學生回國服務申請登記表,預定回國日期為1983年5月;回國期限為長期;取得博士學位的時間是1983年5月;可擔任的工作是;教授法律。還夸言她的論文即將發表於”國內及美國法學雜誌” 。這些資訊和總統府的時程安排,明顯不能榫合,也違背她內心深處的慾望。
    蔡英文同時多次去函政大法律系主任劉鐵錚,表明已開始撰寫博士論文,口試通過後,即可取得博士學位,希望到政大任教。劉對她極其欣賞,於次年(1984年)六、七月時,蔡攜帶博士畢業證書及法律博士論文”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 “與其面談,劉讚論文內容充實新穎,參考資料完備,決定聘蔡為客座副教授。
  4. 1983年的政大,為蔡英文說了甚麼謊?
    其實,劉鐵錚於1983/7/31日卸任系主任,1985年就去做大法官了。接任者是劉清波。就在1983/5/23 , 行政院青年輔導委員會以(72)留字第2823號發文給政治大學,稱蔡英文預定5月獲博士學位回國(依總統府時程表,1983/5月還未提交論文)。當時已是五月底,政大1983/5/31日以(72)政人字第1123號文,回以法律系所教師皆已滿額,歉難延攬。當時的系主任還是劉鐵錚。
    相信前任系主任是有相當影響力的。蔡英文在1991/7要離開政大到東吳,給系主任法治斌的辭職信上,究特別感謝1984劉鐵錚對她的提攜。
    但是,畢業證書正本,迄今還無人見過,黑皮書及國圖散頁都在2019年6月底才出土。只有劉鐵錚有幸得先見曠世珍本,不過,顯然是極大的謊言,因為劉鐵錚和蔡英文一樣,連論文題目都沒搞清楚。
    蔡英文三份在政大履歷表上的自述,都是手寫的這兩行字:「一生最得意的事,是順利完成學位,且藉此留學機會,遊走了許多國家,看到了許多國家的風土人情。透露出學位、證書對她的壓力有多沉重,念茲在茲的唯有不斷向世人宣示,肯定自己獲有學位,即使是假的。更因為是假的,才需要用更多的謊言,讓自己都能確信那是真的。
    無處不謊言!每當跌入虛幻的想像時,蔡英文就不禁眉飛色舞,流暢自然,一反正式談話時的結巴遲鈍,終是透露出了她暗黑心腹中的幽微心情。
    不僅時空錯亂,1983蔡英文還有許多餘暇,在6月,10月、 12月,分別投書政大法學評論,聯合報,大肆宣揚她已學成歸國,並以國際經濟法博士自銜;1984/6月在台大法學論叢的職稱是”政大客座副教授。
    當時,政大剛以沒有員額,拒絕了青輔會。但,政大釋出了善意,賠上政大法學評論的信譽和品質,接受了蔡英文從黑皮書中翻譯成中文,彷彿斷簡殘篇,一魚幾吃的文字。幾乎未做學術審查,未盡編輯查證責任,助紂為虐的為蔡英文的渴望,掛上無中生有的國際經濟法博士頭銜。台大法學評論,同樣離譜的未就學術品質把關,輕易的為蔡英文冠上政大客座副教授的職稱。莫非黑手已同時伸進了台大法律系?(我必須招認,我也舔列編輯委員之列,但那只是教員名單,我從來沒有被徵詢過)
    又莫非,1984/6 月,蔡英文真的已受聘為政大客座副教授?
    政大2014年開出的蔡英文服務證明書,載明蔡英文自1984/8/1至1986/7/31擔任客座副教授,1986/8/1至1990/7/31聘為副教授。
    因為國家領導人太多的謊言,社會公信力及政府威信,幾乎蕩然無存,連帶學術尊嚴也遭嚴重踐踏。政大在論文門案中,應屬共同正犯等級,不但應受社會批判,對學術地位的自傷,也是咎由自取。社會對政大各種證詞的難以取信,除了在自己專業刊物上,放水包庇,自貶學術身價,刊登品質低劣的人情文字,尚有其他事證,惹人疑竇。
    2021/4,立法院的公聽會上。詢問東吳大學出席人員有無審核蔡英文的證件及論文,雖然答以時間久遠,資料並無保存,但因蔡英文已受聘於國立大學,所以他們無須嚴格審查其資格。1984/2/16日起,還追隨國立大學,改聘蔡英文為兼任副教授。
    更具體的是:在教育部政大各項補助費及獎金檔案中,明列了蔡英文1984/07/16,  1984/0 8/06 ,  1984/09/17聲請經費的資料。註明了是「擴大延攬旅外學人回國任教方案」。
    1984/12/8 ,政大簽報蔡英文送審資格的(73)證人字第3057號公文,主旨是:請予審查本校客座教師蔡英文先生副教授資格。大家合理懷疑,在這之前蔡英文完全未取得她聲稱的學位,即已在政大擔任客座教師。只是,不管當年的大學法、大學及獨立院校教師資格審查規程,或是後來的教育人員任用條例,都沒有客座教師這一號人物。
    這些確屬枝微末節,我也理解當年學術刊物邀稿困難,脫期嚴重,根本未曾建立嚴謹的審稿制度,一般編輯事務幾乎交由助教或資淺人員處理。謊稱具有博士學位,及吹牛自己的職稱、功業,也是大家已認知蔡英文的慣常作風,不足為奇。難以認定刊物上的預支頭銜,都是真實。也難苛責當時的編務,同時負查證責任。學術自律,對學人的信任和尊重,還是但憑個人良知。實難逆料到有人如此厚顏,利用了彼此間的信用情感,從中違法自利。
    事隔久遠,對當年操作的人,已難以追究,但因此案造成對學術尊嚴的傷害,政大概括承受責任,免不了要對社會有所交代。

第二部曲:詐騙的最高境界

  1. 蔡英文的終南捷徑
    謀取教職是蔡英文勢在必得的目標,那是她登往終南捷徑的踏腳石!。 但是,沒有論文及畢業證書,首度在政大鎩羽歸之後,只有透過其而父蔡潔生之龐大勢力,由當時總統府祕書長馬紀壯交代相關單位優先延攬。目標當然還是黨政關係良好,最容易疏通的政治大學。
    大學之間門風有別,蔡英文畢業自台大,又深造自百年名校LSE,正常情形下,真心想要謀求教職,莫不以台大為首要志願,甚至先到他校歷練經驗,再想方設法,寧可降級也要回歸母校。蔡英文心中有鬼,終究不敢從台大下手。
  2. 國科會遞出了第一根橄欖枝
    蔡英文得獲政大聘任的第一塊敲門磚,是國科會給的!從此憑藉著機構權威的認證,逐步鋪排,手持金鑰匙,滲透進了學術界。
    為甚麼是國科會? 顯然是經過精密評估,並有教育圈子裡的高人指點。
    國科會本來就是一個只管發錢的單位。大筆的研究經費,由各學門的所謂大老長期霸佔,藉著分配資源,但求雨露均霑,攏絡學界,形成門閥。各項獎助審查,派系關係遠大於實質內涵。因此發生過許多醜聞。
    蔡英文將黑皮書草稿分拆成許多單元,分別一再一魚幾吃,一稿多投,一篇稿子可以分成上中下、一二三,分次刊登,藉以累計論文點數,是每年申請研究計畫案的老技倆。甚至,將別人著作換上自己的封面,只要有熟人罩著,吃上十年也不成問題。
    政大的正式資料從1984年 8月才可查證,但從教育部一件重要公文中透露出玄機。
    1984/8/10,教育部以台(73)高31341號文給政大,主旨是,「貴校七十三學年度【擴大延攬旅外學人回國任教案】推薦之蔡英文先生,經核定合於比照副教授級補助。惟請補送其正式博士學位證書影本到部備查。第一項:依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本年8月4日(73)台會綜字第0八二九五函辦理」。
    沒有政大聲請教育部延攬聘任的資料,卻是由國科會發函下令教育部辦理。 國科會非教育部的上級機關,甚至,層級比教育部還低一階,國科會業務更無涉大學教師的聘任職權,是在甚麼基礎下能發函教育部將蔡英文納入延攬方案? 國科會函的內容為何? ,教育部又為何立即奉命辦理?  這些疑問,應該是封存資料裡最關鍵,最見不得人的秘辛。
    國家科學委員會延攬國外人才回國服務要點,擔任一般教學者不在延聘之列。而且,客座研究副教授的條件,極其高端,必須現任國外著名大學助教授或副教授,著有成績並在最近五年內曾發表有價值之著作者,才能申請。蔡英文連門檻都遙望莫及,門把更摸也摸不到,那為甚麼是國科會下了這樣的公文?
    合理的推論是,國科會承受了來自於總統府的特權壓力,不便得罪,就甩鍋給了教育部。是否如此,還是有不可告人之處,當是蔡英文必須干冒大不諱,違法查封升學歷資料三十年之關鍵。
    蔡英文不具證件,沒有論文,完全不符資格條件,教育部卻邀得國科會背書,先上車後補票,只要求補送證書影本,就能要政大先發聘書?這種種不符常規的通融特權, 讓蔡英文混朦過關,取得門票。
    當時的國科會主委是徐賢修,人文處長是華嚴,經辦人林榮耀教授,都是相對單純的學者,豈能料得到順水人情,卻在三十年後,成了世紀騙案的發動者嗎?
  3. 教育部開啟了特權柙門
    官僚體制層層節制,以防人性之惡為出發點,防弊成了通常。久之僵化,窒礙難行的時候,就又開闢出許多特例,便成就了特權的方便之門。過去的甲等特考,現在的玉山學者,都是著例。
    為了吸引海外學者回國服務,教育部也訂定了極寬鬆又優厚的條件來擴大延攬。基本條件是:在國內外大學或研究所研究,得有博士學位或同等學歷證書,且成績優良,並有專門著作者,繳交學位證書或已獲得學位證明函影本,於每學年開始前,由各院校聲請為客座副教授。
    一切都在蔡英文集團的算計和掌控中。
    教育部有了國科會1984/8/4的函當靠墊後,立即在8/10火速通知政大,核定了蔡英文比照副教授級補助。
    顯然,教育部長李煥對這樣的後門是駕輕就熟的。也顯然教育部是清楚蔡英文不符資格,只能勉強比照。更顯然,當時蔡英文連證書、論文都未送教育部申請,才要政大補送證書影本,但已預留名額,要政大另案送審。
    終究,教育部是了解大學教師聘任的條件和程序的。所以,把責任還是甩給了政大,要政大補證書影本,依「大學及獨立院校教師資格審查規程」另案審查。
    政大副校長王文杰在立法院作證時說:當時,是先聘後審,話是沒錯。但是,直言政大沒有審查權則是絕對錯誤,或也是另一類的謊言?其實,大學教師的聘任,當時是採是雙審查制! 政大在校內聘任時,有嚴謹的三級三審制度,當然,更不能以虛假的論文和證書混懵教育部,那就是犯罪。
    學校審查通過後,再送教育部審查。
    1985/10/28, 教育部學術審議委員會第十六屆第十六次常會通過蔡英文的副教授資格,附件中記錄著,申請者可分三類送審,甲類以著作;乙類以學位、丙類為助教聘任。其中,副教授合格者為七十六人,蔡英文究屬何類,論文有無送審?  學位有無驗證?  只要公開附件,便能見分曉。
    教育部的審查在哪裡?只見1984/12/26教育部函復政大,已先行將蔡英文的副教授資格給予登記。莫非,要保密的就是教育部送審過程、審查結果,還是根本省略了這道程序?難怪,2020的教育部,口口聲聲的強調;送審資料是絕對要保密的。也難怪,這次會議罕見地由部長李煥親自主持,就更令人懷疑,封存果真欲蓋彌彰了。
  4. 封存的資料是論文門的阿基里斯腱
    我始終不解,在資訊如此開放,無遠弗屆的網路世界,連海霸王飯店的史前史,蔡英文的身世家底,及各種公私文書都能被刨根挖底,巨細靡遺地給網抄出來。升等資料本無機密可言,甚至是應強制公開,以激勵學術發展的公共檔案。而且正在司法爭議的當下,完全不符國家機密法規定,不見總統指令,沒有簽核公文,就突然在給陳學聖立委的函件裡,以國家最高機密等級,說是將資料封存到2049/12/31了。
    高教司長朱俊彰還在立法院揚言只要他們認為有必要,還可以一直一直封鎖下去,膽大妄為,已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顯然,這些檔案就是不可告人的違法關說,違法聘任的關鍵,藏在細節裡的魔鬼。既然在行政訴訟中,教育部已矢口否認有封存一事,而經大家殫精竭慮的追查,論文門其實已經真相大白。倒不如坦然面對,解除封存,也略顯作為一個總統的高度,還留有一絲基本羞恥。只不過,我擔心這些關鍵資料,不只是被封存而已,而是根本被銷毀滅跡了。
  5. 政大銜命配合辦理
    有了教育部背書,政大立即進行將蔡英文納入編制的法定程序。
    依法定程序,卻全然違法!
    1984,雖然還是舊大學法,教育部高壓控制的時代,但爭取學術自由,校園自治的改革,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對於學術品質的維護,還是有一定的運作規範。政大副校長王文杰聽證會上說,「當年,政大本身不是審查單位,因為教育部先核准了,我們將相關資料報請教育部審查」。這樣的說法,也把責任推卸得太乾淨了。
    當年,即使校長、院長、系主任都由官派,最後的思想審查權仍在教育部。但,真正的學術品質的控管,仍在專業的系所手上。唯有系所能決定需求的人才,及學術上的評價。
    31341號教育部文,就同時要求政大依「大學及獨立學院教師資格審查規程」,另案送審。
    按照正常程序,一般獲得國外博士學位回國任教,雖可直接聘為副教授,但仍必須由系先將論文送系內及系外的專家審查,並把所有候選人的證書、著作,攤在系辦或大辦公室展示,供系內同仁查閱;再經系務會議(也是系的學術審議委員會)做討論評比,最後投票決定是否聘任。通過後,第二階段,再送院務會議,與同院他系競爭有限的名額,也會做學術品質之評比。往往透過協商及分配,而有遺珠之憾;甚至在三階段,校務會議上,都還有翻船的可能。不管其間有多少的暗盤操作,這三級三審的程序是絕不可省略的。
    上述聘人的標準程序是台大的制度,但凡注重品質的大學,尤其國立大學應該都大同小異,程序正義是不能規避的。政大亦屬名校,當亦自愛自律如是。
    教育部的延攬方案,目的在協助各校聘請旅外學人回國任教,純屬補助性質。必須由各校先行聘定後,再申請補助,補助的範圍不過是薪給、食物代金、研究補助費、房屋津貼、旅運費及搬家費等等的增加。聘任與否的審查權,豈是教育部可以越俎代庖的?
    教育部31341號文,說得很清楚,給蔡英文比照副教授級待遇補助,而已!
    政大在1984/9/24召開教師評審會第六十次會議,蔡英文案列為教育部指定延攬專案,校長核定先發聘書者, 不須討論,就告定案。
    蔡英文規避了正常程序,未經由系、而院、而校的三級三審程序。論文未經送請審查,輕易闖關。
    這是政大違法者 , 一。
    政大據此以(73)政人字3057號文報請教育部核定蔡英文聘為客座副教授案。附件提供資審履歷表三份、證件一冊及博士論文三冊。
    政大竟然以證書影本送審,完全違背”大學及獨立學院教師資格審查規程施行細則 ”第三條第二項:學歷證書以畢業證或學位證書為準,影印本、保結、私人證明及非經查案屬實證明文件,均不予採認。
    教育部規定教師資格審查注意事項第五項:表內填稱之資格如無證件繳驗者,以未具該項資格論(影印本。副本等不予採用)該注意事項第一項開宗明義,本表各欄務請詳實填寫,校長及人事主管 負審核之責,如有虛偽,應負法律上責任。
    政大向教育部提供影本,是應台(73)31341號文之要求補送正式博士證書影本。
    政大所提出的證書是影本!完全違背「大學及獨立學院教師資格審查規程」。
    這是政大違法者,二!
    蔡英文終於有論文了。
    政大終於等到蔡英文將她所謂黑皮書的論文,其中兩小章節,翻譯成中文(也許先有中文再有英文,黑皮書才會有五百以上的錯字)分別刊登在政大法學評論第二十七(1983/6)、二十八期(1983/12),這是首件印在期刊上的白紙黑字,可提供審查的論文了。然而該兩篇文章,並未經過學術審查。
    至於博士論文,蔡英文在學生紀錄表,及1983/5月的回國服務申請登記表上都是: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甚至,1990/8月,在政大提升正教授,所自填的教師資格審查履歷表上,論文題目”(國際)不公平競爭即是償之緊急保護”雖與”Unfair Trade…..”,不盡相同,但相去不遠,以她的程度,就姑且認為是庭依題目的中文譯本好了。總之,是蔡英文心中永遠刻記的博士論文。
    教育部高教司長朱俊彰不論在立法院公聽會或五度發新聞稿澄清,他們派專人去LSE拍照回來,及當年繳交的博士論文,都是上開那本Unfair 的黑皮書。
    但是,蔡英文在為了這次審查,親筆於1984/9/28號所填具的政大教師資格審查履歷表上,博士論文是「Law of Subsidies,Dumping and Market Safeguard」,這真是石破天驚的驚嚇!
    這是蔡英文論文出現的第六個題目? 也許不只! 但政大為蔡英文送審的博士論文不是朱俊章手上張揚著的黑皮書? 不是學生紀錄表上的論文? 不是LSE宣稱在各種目錄中的論文。
    這件事的原委是出自教育部違法將蔡英文的升等資料,當成國家最高安全機密,將之封存至2049/12/31始能解封。如此荒謬的違法事件,我當然必須採取司法行動與之對抗。經過陳情、訴願的先行程序,教育部都堅持是合法的行政封查行為,於是, 我在2020/7/24提起了行政訴訟。由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梁哲瑋法官進行預備庭程序。
    在2021/3/3日,第二次的預備庭上,教育部的委任律師即開始否認曾有封查行為,辯稱是我未具體提出所需資料。我的訴訟要旨當然鎖定封存違法,影音、公文證據俱全,而且就是因訴願被駁回,才有這場行政官司的。我堅持在資訊完全不對等的狀況下,一般庶民何能得知,政府機關手中掌有何等資料? 那些是有利或不利的證據?又如何能具體指出已被教育部隱匿的資料?當時,教育部一直辯稱審查委員姓名、審查意見都屬個人隱私,不得公開,其他公文只要當事人同意,即可提供。
    教育部汲汲要擺脫違法封存的罪刑,因此釋放出了履歷表,和極其粗糙的證書影本。
    既是政大正式提出,教育部據之以審核蔡英文副教授資格的條件,又保存在教育部檔案中,教育部於2021/6/2以臺教高(五)字第1100073559號函,發送給我的公文書。相較於蔡英文信口開河,謊話連篇的所有論文題目,甚至LSE所宣稱的數個目錄版本,以及根本未經審核驗證的黑皮書,國圖蔡英文提供的散頁,都更具有公信力及信實度。
    我們核對黑皮書,發現Law of Subsidies,Dumping and Market Safeguard  是黑皮書的Part II。於是,了然大悟。
    蔡英文在1981攻讀Mphil的期間,應該是完成了這一部份初稿的撰寫,有兩百多頁。但顯然未獲通過,因為連題目都文法不通,(正確用法應有前置詞,如On the Laws of….或 A review of the Laws of )。
    爾後,蔡英文將論文題目確定為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予以擴編增修。但遺憾的,蔡英文從未能完成論文文本,直到,2019/6/29,終於拼湊成冊,用傳真傳至英國,再裝訂成冊,塞進了婦女圖書館,不久也被下架。
    1984/9,蔡英文運作成功,正式申請政大教職,必須繳交博士論文以符要件,只能以已經裝訂成冊的黃皮書應付,這應是台北地檢署的卷宗裡黃皮書的身世來源。
    未料,政大與教育部串通狼狽為奸,不但論文未經審查,連行政作業都馬虎以對,完全未經核對,也吃定教育部連看一眼都不必,就敲章核定,而造就了這樁學術大弊案,民主的世紀醜聞!
    至此,政大的違法,還需要辯解嗎?蔡英文的詐騙案,還要硬撐下去嗎?
    這是政大違法者,三!
    蔡英文在27歲的的青年時代,總統府宣稱她只是個單純的年輕學生,刻意隱瞞了她背後無所不能的勢力,能讓教育部、國科會折腰,讓政大埋葬學術倫理,完全犧牲學術品質,不惜違法,從校長以降,前後系主任劉鐵錚、劉清波,及一干相關人等,也要保駕包庇蔡英文取得教職,而逐級攀緣向上,終至竊國。
    蔡英文當然不是一個正常的、普通的留學生而已!
  6. 蔡英文吃乾抹盡,占盡便宜
    有識者質疑,蔡英文才大勢粗,既要長期回國發展,既有博士學位,何不直接聘為專任副教授,一勞永逸。
    那是正常人的思維。在海外,三更燈火五更雞,歷經艱辛,獲得學位,不只光宗耀祖,更要一展長才,謀求安身立命之歸處。
    但蔡英文不是正常人,以她背後集團的勢力,要謀取正職,易如囊中取物。她有學位,有論文(那本論文雖然見不得人,但仍然會有人為之塗脂抹粉,打點過關),有證書,雖然我們知道那都是假的,但她確信那是真的! 所以時時不忘提醒那是她平生最得意的一件事, 也是唯一的一件事。只要經過精算,從教育部比照副教授,馬上,一紙公文就由政大避開所有程序,直接扶正為客座副教授,手續輕便,完全不用忍受白目評審的刁難,還有甚麼比這更得意的事?
    然後,薪給增加了。研究費增加了,還有安家費,旅費、行李費,備受禮遇之外,要在外兼職,似乎更理直氣壯,因為只是客卿,不受約束。
    蔡英文自1984,即使領了加值的政大薪酬,就不斷在台灣的幾大律師事務所兼職,包括國際通商(Baker & Mckenzie)、聯合(Huang & Partners),萬國,以及自己投資的環球商務法律事務所。當然,出國前,就在理律待過,這是不能遺漏的資歷。
    而她在1996年才透過教授身分檢覈到律師資格,各大律師事務所卻沒有一個敢拒絕這個無照律師! 1987年取得紐約州律師資格,和她自己說的,很了不起的,一畢業就立即通過了台灣及美國的律師執照,只是層疊如山的謊言峰上,一顆小芝麻!只是,這項資格的取得,也是充滿了驚奇和問號啊?
    當客座「教師」,還完全不影響她的教授年資,退休年俸。教育部在1985/12通過蔡英文為專任副教授,資格卻從1984/8月回溯起算,她是一點虧都不會吃的。
    考選部近日證實,1987,蔡英文因要参與國家考試,主動要求考選部驗證其學位真偽。需要驗證學位的國家考試,在當年,只有甲等特考莫屬。
    甲考,就是為權貴所開,體制外的另一道特權後門,只需審查論文及學位,即刻取得簡任職高階公務員資格,超越高考及格的委任職公務員,起碼二十年的苦幹、實幹。馬英九、蕭萬長、章孝嚴、錢復、李大維、宋楚瑜、胡志強等高官,都是透過甲考而扶搖直上的。這個後門小道,終因社會的嚴厲批判,在1988年廢除。
    甲考既為特權開設,何曾嚴格審查過論文、證件? 其中黑幕重重,前考選部長王作榮就曾直言,甲考全是作弊的。1986,李煥兒子李慶中被爆以不合格的論文通過審查;1988,李煥女兒李慶珠被檢舉論文抄襲。前者自動請辭因甲考而取得的簡任級經濟部科技顧問室主任職務;後者被撤銷甲考資格。
    蔡英文,1987年,一個政大的副教授,就想快速搭上甲考的末班車,如同1996,以教授資格去檢覈律師資格,都是想擠上特權列車,為自己謀取最大化的利益,違法,不擇手段,都是勢在必行的。
    試想,1987,蔡英文還不是國家總統,憑甚麼特權能要求考選部為她查證學位真偽? 考選部又豈會對每一個考生的學位,都如實去查驗真偽? 只有如李氏兄妹,是因被人檢舉,當時的經辦人員認真查證而已。惟不知蔡英文報考甲考一事,結局是她知難而退? 還是因資格不符而被拒絕,或是未獲理會,結果不了了之。暫時阻斷了她抄捷徑,做大官之路。
    蔡英文安排心腹進駐考試院,果然發揮了作用。只可惜真正是狗尾續貂,辜負了前輩公務員認真辦事,風骨凜然的典範。胡謅亂語,反而暴露了蔡英文,不務正業,端著這碗、看著那碗,鑽營每一個法律漏洞,只圖自己利益的本性。
    政大縱容蔡英文,輕忽教學、非法兼職、無照執業,任憑她在政大、東吳之間進出自如,完全不見處理,學術紀律蕩然。
    這是政大違法者,四!
◆相關文章:  曹長青:倫敦政經學院幫蔡英文遮醜?

第三部曲:國家機器全淪共犯

  1. 最大的偽證者,首推總統府及教育部
    在2019/8/29 林環牆調查報告公開後,蔡英文氣急敗壞,驚惶失措,立即啟動司法,要藉司法僅存的公信,為之壯膽,欺騙選票。
    在這之前,從2007(蔡英文出任行政院副院長;張小月2007-2011擔任駐英代表;由無名氏捐款四十八萬英鎊給施芳瓏2007-2014,在LSE設立台灣研究室2007-2014),2011(五人小組赴LSE企圖硬塞一本論文進LSE圖書館)、2015(喬出第三版學位證書並偷渡論文題目進LSE圖書館ETHOS系統,惟內容及指導教授均無可考) 的各種補破網,填漏洞的行動,圖窮匕現,具告罔效,只有為掩飾犯罪行為的加工犯罪,越滾越大,越告囂張。
    既無法阻擋民間追求真相的決心和無比毅力,唯有更瘋狂的啟動國家機器,成為假博士的鐵衛部隊,不惜葬送民主台灣的未來。
    總統府的幾場大秀,猶似黑色幽默的荒繆劇。協助偽造證據,罪無可逭。 教育部以高教司長朱俊彰獨挑大梁,N度,或開記者會,或發新聞稿,甚至在立法院的聽證會上,都信誓旦旦,證實蔡英文的學位為真;證書為真;論文為真,大膽顛覆 “唯真不破” 的法則。結果,他從來只見到證書影本, 他手上拿著的黑皮書,並不是蔡英文送審的博士論文,被主子耍弄成這樣,情何以堪啊。
    最不可饒恕的是未見蔡英文的指令,公文簽核,竟僭越職權,發布總統才能核定的國安級資料保密封查。竟連已被行政官僚玩弄成卸責脫罪的順口溜的「依法行政」四個字都可不顧,囂張狂妄到連只不過是行政手紙般的文書手冊,都在他手上運作得超越了法律,超越法定程序。不談事務官行政中立的文官體制,只為了掩護主子的犯罪,就可以這等無法無天?
    凡是和學位認證扯上關係的機關,幾乎無一倖免,都要幫助偽證或偽造或銷毀證據,觸法包庇。我雖然同情基層公務員的無奈,必須歸責於權力者的霸凌及權力濫用。但是,當負起法律責任時,終究難逃該當的責任。
  2. 教育及外交聯手,偽造證據超越時空
    絕大多數的基層公務員,應該是規規矩矩,恪盡職守的。
    蔡英文聘任案在1984/12/8, 報部審查後,12/28日,教育部國際文函請倫敦自由中心查證蔡英文學位證書的真實性,未獲答覆,復又於1985.8.21,以(74)文35575號文再度函詢,說明:本案於七十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台(73)文54590函請查證惟尚未見復,所以蔡英文君之倫敦大學哲學博士資格,請盡速洽查見復。
    這位經辦人,可惜無從查核姓名,真是位負責任的公務員,應給予表揚。只可惜,為德不卒,沒有深究下去,或許是限於職權(不是高教主管機關),也或許被上級阻擋,結果就不了了之。
    直到1987年,考選部於8月29日,以(76)選二字第3207號函給教育部高教司(當時司長陳鳳英),要求查證蔡英文倫敦政經學院博士資格之證件性質、入學資格、修業年限、主修課程及該校立案情形各如何,並請查復。
    教育部將此函轉送駐倫敦英國自由中國中心,要求查證見復。
    考選部如是盡職,認真辦理。難怪蔡英文要安插親信進考試院,以防有關論文門的真實資料外洩,甚至已經將之毀屍滅跡。
    道理非常明白的。如果蔡英文84/9/13,政大報部,84/9/22 准予備查的證書影本是基於他們豐富的經驗即可鑑別,合乎正常規格的,何需要去函倫敦自由中國中心查詢?不是每一位新聘大專教師都有這一道查核程序的。
    如果84/12/28的第一封信獲得了答覆,又何需要在隔年1985/8/21二度去函追查? 更何須到1987年,還由考選部發動追查,還清楚明列項目,包括證件性質、入學資格、修業年限、主修課程及該校立案情形。真是茲事體大!
    LSE(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成立於1895 年,享譽全球,是社經法學門的神聖殿堂,超級菁英大學。竟然要勞動台灣教育官員去查問她的性質來歷,有些啼笑皆非。只能問,蔡英文所繳交的影本,與正本的距離到底有多遠?
    這些詢問未見確切答覆,蔡英文已經升等教授了。
    魔幻秀再度上演,教育部2020/1/8在回復1/7陳學聖的立院質詢,提出了,英國倫敦自由中國中心早於1984/7/10英代(73) 新字第296號函復教育部1984/6/21台(73)文23675號函請查證蔡英文證件真偽的公文了。答覆為「經查蔡英文君之英國倫敦大學政經學院博士資格屬實」,還附了P C Kennedy的證明書。
    此項資料,經教育部長潘文忠提交台北地檢署列為證物。

太神奇了! 蔡英文!

太多疑點:

  1. 1984/9/11 ,政大(73)政學2169號文才把蔡英文的證書影本送教育部審查,教育部於1984/9/22函覆准予備查。那麼,這之前,根本就還沒看到證書影本的影子,教育部又是憑什麼在6/21,就去函英國查證?
  2. 如自由中心已經在1984/7/10確認屬實,還答覆了教育部,何以還要在1984、1985、1987三度去公文查詢?
  3. 為何回復的公文,2020 年才告出土?
  4. 證務、領務、僑務是屬自由中國中心業務組的工作,何以英代(73) 新字第296號函,是由新聞組辦理?新聞組隸屬於新聞局,非體制內外交部人員,何以得越俎代庖辦理驗證事項?又如何行文國內外交部獲得核准?此文事後偽造之可疑性,斧鑿斑斑。
  5. 英代(73) 新字第296號函,與當年,自由中國中心所發出的其他公文,明顯有字跡上的差異。
  6. 駐英國代表處在2020/7/30以英法字第10940202720號文回覆法務部,有關為台灣台北地方檢察署偵辦108年度他字第9478號案件,請本處協助事項,謂:「倫敦大學Transcripts Office 於本(7)月29日以電郵(如附件一)復稱,有關我方請求該校協查Ing-Wen TSAI 博士學位證書及補發證明(如附件二)真偽事,依據英國《個人資料保護規則》(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規定,校方不得在未經當事人同意情形下,針對我方請求事項做出評論,倘客戶或第三方欲查核該校畢業生所獲頒學位或獎項真偽,校方須取得當事人同意/授權,方可為之。
    對照此封駐英代表處的回文,正是標準作業程序,有規矩的公文檔案與字號,有內部簽呈、用符合公文程式的文字書寫。反之,看看教育部事後拿出的LSE相關人員的書信,連簽名都不具備,貽笑大方,真偽立辨。還需要專業鑑定嗎?
    更何況,1984、1987的查證,都有取得當事人蔡英文的同意嗎?
  7. 最重要的,經查(民間柯南),P C Kennedy 及她代理的AM Amos根本查無此人。
  8. 外交部副組長王金蘭在2020/11/18立法院聽證會上作證說,文件驗證只是驗證這個文件是不是由核發單位發出來,至於其內容的審認,還是應該由當事人,或是要證機關確認這一文件的真實性,外交部的文件驗證只能確認這個文件確實是由這個機關或學校發出。
  9. 如果教育部、外交部未能對這些疑點,提出令人信服的說明,便是偽造證據和作偽證的現行犯!潘文忠及五人小組的張小月,曾是駐英代表,事關現任總統的學位真偽竊國案。國家高級官僚,竟能偽造公文書,作偽證來包庇犯罪。此事豈同小可?
  10. 民間的推理調查,雖然不具機構效應,但確確實實是民間最真實的心聲,檢調機關不主動偵辦,已屬失職,或還沆瀣一氣,淪為共犯,不是司法的死亡。而是台灣民主的死亡!

結論:還原蔡英文的真實面貌,給台灣再出發的希望

論文門案是一樁自始蓄意,精心策畫,黨國共謀的集體犯罪!跨越兩個世紀,牽連台英國際關係!目前,還以各種犯罪手法掩飾罪行,陷下屬公務員成為共同正犯。犯罪正在進行中,傷害不斷在擴大的驚世奇案。

蔡英文出身自特權、特種家庭,從來錦衣玉食,不知民間為何物。我懷疑她從不曾赤足踏過這片土地、和普羅大眾擠過公共汽車。親民的形象,不過是大內宣的演出,一般的民間印象是冷漠孤傲,沒有溫度,缺乏魅力的政客。其實,她更是個見利忘義,玩法弄法、鑽營牟私的偽君子。

自從竊國成功,菜始皇從此登基,焚書坑儒, 焚的是她絕世的論文,坑的是民主的根基,這是我在臉書2019/9/6的發文,一點都不誇張。

蔡英文是台大的恥辱!是台灣的恥辱!是人類民主史上最醜陋的瘡疤!

潘朵拉的盒子既已掀開,僅存希望是惟一的光明。

民選總統的犯罪,只有依民主法治的途徑來救贖,這是全民共同的責任。蔡英文如尚保有絲毫羞愧,心中還以台灣前途及人民福祉為重,唯有自動解職,還台灣以重建民主的機會和希望,是蔡英文最後能奉獻給台灣的價值。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By

賀德芬是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院名譽教授,1986年,她成立台大教授聯誼會,後認為中國國民黨滲入組織內而退出。1980年代末期,她帶領大學師生上街頭為修訂大學法請命;1990年在野百合學運擔任教授團之。2006年,與施明德等人一同發起反貪腐紅衫軍行動。2019年,指控現任總統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及學位造假。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