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籲新疆哈薩克人站出來揭中共惡行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今天是穆斯林重要節日庫爾班節。我專門發公告要求來自新疆的哈薩克人提供我們我們組織有關新疆當局關於這節日的態度。結果我們搜集了海量信息:自從2017年來中共第一次允許哈薩克人過節,允許他們為這個庫爾班節宰羊。因為這個節日是宗教節,按伊斯蘭教信仰,只要有經濟條件者必須宰羊或宰牛。2017年來新疆當局第一次允許哈薩克人在節日期間可以上墳墓為他們已故家人禱告。2017年來第一次允許可以去清真寺做節日第一天必須做的集體禱告儀式。可是去清真寺限制數目不得超過三十人,名額由各地宗教局、維穩局、安全局、國保決定。

2012年起新疆有些清真寺開始強化管理,進入者必須登記,外來者不得入內,當地老年人必須獲得當地州市縣安全局 、 國保 、 宗教局頒發的許可證方可進清真寺做禮拜,這次也不例外,照常登記。可是去者極少,甚至有些縣鎮鄉原來人山人海的清真寺來訪者不到3-5人。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新源縣(哈薩克名稱:Kunes)某些清真寺信教人發現清真寺主持(伊瑪穆,阿訇)不在,原來宗教人士早在2017-2018年都被逮捕被判重刑。信教群眾不敢自做禱告,自動散去。按教規,沒有主持,普通信教群眾可以自己臨時選出一位有宗教知識者來領導集體禱告儀式,可是群眾怕被安全局以「非法從事宗教活動罪」逮捕,統統不做禱告離去。

我在18小時之前發出的號召。我號召來自新疆的哈薩克人提供有關新疆當局關於這次節日的態度。

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制裁讓中共意識到繼續新疆高壓政策只能招來更大的制裁,為了經濟利益和減輕外交壓力,不得不做出妥協的姿態,以此騙西方;節日前,新疆當局又做出決定,5類人不得去清真寺做禮拜,領低保者,政府部門公職人員,年紀低於60歲者,黨員,無「禮拜證」者一律不得去清真寺。

中共當局針對新疆哈薩克族問題遇到進退兩難的困難。若在新疆繼續執行高壓政策繼續逮捕哈薩克人,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經過被逮捕者在哈薩克斯坦的親人、家人,同一部落成員、家族人、老鄉的證人證詞視頻來繼續揭露中共罪行,這會找來西方制裁,同時找來哈薩克斯坦人針對中共在哈國的一帶一路計劃的抵抗和憎恨。如果釋放被關押的哈薩克人或允許他們回哈薩克斯坦與分散多年的家人團聚,阿塔珠爾特組織會讓這些哈薩克人勇敢站出來揭露他們在新疆集中營的苦難和遭遇。這讓中共更加受到來自全世界的譴責。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社論:綠共正假借變種病毒製造恐慌來鞏固其政權

By

賽爾克堅·畢萊喜1974年出生於中國新疆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2000年移民哈薩克,是該國的異議人士與人權活動家,關注新疆人權以及哈薩克人權。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