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光:作為中國人意味著什麼?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2021年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慶祝其100歲生日的日子,同時也是英國結束對香港作為皇家殖民地的主權,以及中國共產黨統治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第24年。這個紀念日引發了許多關於香港人身份認知的問題,以及香港人是否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香港人,還是兩者的混合體。

香港民意研究學會的數據顯示,在2021年6月7日至2021年6月10日的調查中,72.5%的人認為自己只是香港人,或在中國的香港人,而認為自己只是中國人,或在香港的中國人的數字為26.4%。

中國人的身份問題不僅在香港是一個比剛蒸好的點心還熱的話題,特別是中共對2019年以來香港的民主抗議活動的反應,在台灣也是如此。美聯社在2020年5月12日報導,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發現,66%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是台灣人,而只有4%的人認為自己只是中國人。28%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又是中國人。

但是,當人們談到作為中國人時,什麼是中國人的身份?在英語中,「中國人」一詞既指民族又指國籍,這是很無益的。東亞人經常發現,在英國的平等機會調查中,他們只面臨兩個相關的選項。「亞洲人、中國人」或「亞洲人、其他」。雖然在中文中,「中國人」也可以用來指代民族和國籍,但我們有「華人」的好處,它是用來描述民族而不是國籍的。

當然,在整個中國的文化歷史中,有許多值得注意的成就—紙張的發明、木版印刷(相對於歐洲首創的印刷機)、航海指南針和火藥,這只是其中的幾個例子。考慮到他們對人類發展的貢獻,人們應該為這些成就感到自豪。但近年來我們看到的問題是,中國共產黨本身將中國人的身份和政黨政治混為一談。中國人民或中國文化不再獨立於任何政治陰謀,但任何對中國共產黨及其政策的批評現在都被中國共產黨轉變成對中國人民和中國文化的攻擊。

在武漢肺炎疫情的高峰期,許多人在討論反亞裔的種族主義問題。當然,任何形式的種族主義都應該被反對,但當推動反亞裔種族主義運動的人用中共的宣傳來說明他們的敘述時,人們不禁要問,這種運動是否別有用心。2020年1月19日在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外組織集會的一小群學生告訴我,他們曾與另一個在特拉法加廣場組織反亞裔種族主義集會的團體聯繫,詢問他們是否會協助反種族主義的敘述聯合起來,就新疆維吾爾人的待遇和供應鏈中的強迫勞動問題舉行抗議,但他們被告知,「對不起,我們不能幫忙」,沒有給出解釋。一些人在反亞裔種族主義方面使用「#中國人的命也是命」這個標籤,也是相當無知的–盡管中共想讓人們相信,並非所有亞洲人都是中國人。

我認識一些來自香港的人,他們在2019年之前一直為自己的中國根感到非常自豪,但即使是他們也抵制在英國2021年的人口普查中確認自己是中國人,而是使用自定義輸入欄,輸入「香港人」作為他們的種族身份。當我問他們為什麼突然想說「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作為對族裔問題的回答時,他們告訴我,他們覺得中共已經完全破壞了作為中國人的含義。

人們不禁要問,在中國共產黨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少數民族進行鎮壓的背景下,特別是在新疆和西藏,中國人身份的概念是否也會被認為有一種漢族至上的感覺。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承認了56個民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2020年人口普查的數據,多數民族是漢族(沒有人感到驚訝),約占總人口的91.11%。中國有56個官方認可的不同民族,在平等機會調查中使用一個通用的中國民族的想法是否在某種程度上貶低了其他55個民族的存在?

當然,什麼是中國人的身份並不容易回答–我也絕不是說我有一個人人都喜歡的答案—但有一點我們可以肯定的是,中國人的身份絕不能與中共混為一談,我們需要積極地反對中共喜歡宣傳的這種想法。1974年4月10日,鄧小平在聯合國發表演講,他在演講的最後說,「如果有一天,中國要改變顏色,變成一個超級大國,如果她也要在世界上扮演暴君,到處讓別人受她的欺負、侵略和剝削,世界人民應該識別她的社會帝國主義,揭露它,反對它,和中國人民一起努力,推翻它」。

無論人們認為鄧小平在生活中有什麼缺點,他都清楚地預測了中共將如何表現的可能性,並明確提醒我們,中國人的身份永遠不應該被視為與黨一樣。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社論:從三倍券到藝Fun券、動滋券,蔡政府效仿中共票證經濟設計的「糧票2.0」

By

文光(筆名)是一位居住在英國的香港人,他是自由攝影記者和作家,也是倫敦的人權和公法律師。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