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北京視為第二個家 維族經理的胞姊遭送集中營後失蹤

2 分鐘時間閱讀

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Shohrat Zakir)去年底聲稱,政府為了打擊暴力恐怖犯罪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遏制了極端主義,新疆已連續3年未發生暴力恐怖案件。還稱,目前參加「三學一去」的教培學員已全部結業。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一位在海外的維族女性坎比努爾·艾尼(Kalbinur Ghani)告訴我們,她的姊姊2018年遭送進集中營後,就再也沒有消息。

坎比努爾出生在新疆巴州的且末縣,位在全世界第二大沙漠的塔克拉瑪干沙漠中間。坎比努爾形容,他們這個縣城周圍全是沙漠,在這裡的老百姓大多數是農民或牧民,只有少數人會在學校或醫院工作。她說,且末縣境內沒有任何工業區,也幾乎沒有公司或私人產業。坎比努爾說,且末縣因為離大城市比較遠,人民都相當純樸,也很有熱情。她說,因為世世代代他們都生活在那裡,再加上地處沙漠中間,加上乾旱的氣候,對一般很多外地人來講,來到且末縣很難生存下去,因為真的會讓人很不會習慣。

坎比努爾說,他的父親與母親過去都在政府的體系下做事。父親是當了25年的高中老師,一輩子就是教書,而母親則是政府醫院的護士,兩人都是因生病而退休。身為家中的次女,坎比努爾在北京讀完大學後,便開始在海外打拼,她曾在新加坡的麗星郵輪(Star Cruises)擔任人力資源的主任、在知名的人力銀行擔任區域營運經理,之後更前往北京,先後擔任業務發展經理兼分公司經理、銷售經理等,6年後,她到馬來西亞在企業中擔任Google Adwords的銷售顧問、銷售經理。

坎比努爾在多家企業擔任高管。圖片提供:坎比努爾·艾尼

看似穩定且溫馨的家庭,卻在2018年全變了調。坎比努爾有個姐姐,叫熱納古麗·艾尼(Renagul Gheni),大學畢業之後,熱納古麗一直是位政府學校的美術老師。坎比努爾說,她是從2018年4月份開始,跟所有家人失去聯繫。她回憶,在同一個月,中國政府通知她的家人,要求家人不得跟海外任何人不能聯絡,「他們就是開會,然後就是讓他們簽了一個協議,之後我就失去了聯絡」。 坎比努爾書,一直到一年後她才透過朋友得知,姊姊被政府帶走了,「關進到中國政府叫培訓中心,其實就是集中營」。她說,她已經跟所有家人失去聯繫長達2年。

坎比努爾回憶,在2017年的時候,姐姐打電話告訴她,公安部門就是讓她去簽一個協議,如果說家人在海外,參與任何就是反中國共產黨的任何一個活動,也就是坎比努爾是反政府的人,或者有反政府行為,全家人會承擔責任。坎比努爾說,她從來沒有參與過任何反政府的活動或者是言論。對於如今勇敢站出來揭露事實真相,以及呼籲國際救援,坎比努爾說,「我現在這個證詞不是在反政府,我只是在說實話」。

熱納古麗與丈夫及兩名兒子的合影。圖片提供:坎比努爾·艾尼

坎比努爾想起姊姊,她說,姐姐學的就是美術畫畫,而且每天都在畫畫。她記得小時候,姊姊曾讓她坐著四、五個小時,為的就是畫她的肖像。坎比努爾說,她的姐姐中文說得挺好的,2014年、2015年開始,在學校內,她姐姐上課完全使用中文,讓她相當不解,姐姐到底犯了什麼錯而被帶走,政府從未給出任何理由。坎比努爾透露,她的姐姐有兩個兒子,但如今不只是姐姐,就連姊夫及這兩個外甥,究竟目前生活狀況及下落如何,她也無法知情。

親身的遭遇,讓坎比努爾覺得,可能中國政府對維族的文化,或者是對維族的宗教信仰、文化習俗等,想用鎮壓的政策,去改變整個維吾爾族的特徵。坎比努爾說,因為她是在中國是出生、長大的,她一直守著的教育就是「56個民族、56支花」。她說,多民族的國家其實挺好的,每個民族都有自己不同可愛的特點。「我覺得,中國政府根本就不需要用這個方式(集中營)來去改變一個民族,如果要是能互相尊重,無論是政府也好,或者是這些民族之間,互相尊重文化或者是宗教,這樣相處的話,我覺得可能會更融洽一點」。

她以過去在北京長期生活為例,坎比努爾說,她大學畢業後就去新加坡工作了三年,然後再回到北京,直到2015年,她一直是在北京工作。她說,其實之前一直就認為,北京是她第二個家。「因為之前在上學也好、工作也好,我還有很多朋友;還有就可能待得時間長,就是我對北京這個地方很有感情的」。坎比努爾說,她從來沒有覺得,在北京上學或是工作期間,因為身為不同的民族,遭到像新疆政府如此對維吾爾族的歧視。

此外,坎比努爾還告訴我們,據她所知,目前光是在且末縣,就存在兩個集中營,一處位於阿熱勒鄉,另一處位於托格拉克勒克鄉。

坎比努爾告訴《呷新聞》,且末縣境內的集中營,具體位置應該是在阿熱勒鄉,並可從地圖中找到很大的集中營影像。製圖:國際中心/呷新聞

根據一份由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學生章聞韶(Shawn Zhang)製作,且為多個重要智庫和國際媒體引用的衛星圖資料顯示,位於且末縣阿熱勒鄉,可能出現一處被稱為「再就業培訓中心」的集中營,具體位置為北緯38.104943度,東經85.574115度。

根據章聞韶的調查,在中國官方的消防檢查通知中,特別提到阿熱勒鄉有一個「再就業培訓中心」。而《呷新聞》28日晚間再次透過該網查詢,該項消防檢查已遭到刪除,完全搜尋不到。

過去透過中國官方網站能確認且末縣,確實存在集中營,不過當前已經搜尋不到。圖片來源:中國全國各地消防監督結果公開查詢系統

此外,《呷新聞》透過新疆工程信息網查詢,且末縣司法局曾在2017年12月23日由〈且發改發(2017)217〉公文,批准建設「且末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B區建設項目」,工程規模中提到,要興建項目包括教學樓3700平方公尺、門衛室131平方公尺、新建宿舍344.86平方公尺、餐廳1300平方公尺及附屬設施。不過對於地址,網站上只顯示且末縣,並未透露具體位置,僅提供標段編號為「QMX2017122214400101001」,不過當前已經查詢不到這項標案。

過去且末縣司法局曾經公開招標「且末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B區建設項目」,不過當前已搜尋不到該項標案。圖片來源:新疆建設工程信息網

《呷新聞》追查,同一天且末縣司法局也發布一個為〈且發改發【2017】216號〉的公文,批准建設「且末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武工隊建設項目」,標段編號與前段題到的B區建設項目,僅差一位數字—「QMX201712221400101001」,地點同樣僅寫且末縣,興建項目胞握業務用房404.64平方公尺及其他附屬工程。當前,這項標案名稱已改為「且末縣武工隊建設項目」,避掉「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

究竟什麼是駐疆的武工隊?根據中國期刊《航空軍醫》2016年第25期,一篇名為〈駐疆武警部隊駐村『武工隊』官兵健康管理的研究〉的文章,在導讀中提到,「新疆總隊響應自治區工作安排2014年6月中旬開始下派XXXX人次駐村『武工隊』官兵,深入XXXX個鄉鎮村,長期開展維穩工作」,文中提到的新疆總隊,即為「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總隊」。此外文中還提到,「駐村『武工隊』是響應自治區黨委深入貫徹落實黨中央對新疆工作部署,並結合新疆實際作出的一項重大戰略決策」,顯見當前新疆的武工隊,直接接受自治區黨委的管轄。

此外,中國期刊《武警醫學》2019年5月第30卷第5期,一篇名為〈駐新疆武警官兵 2012—2016 年新發肺結核住院情況分析〉的文章,內文也三次提到位於南疆的「武工隊」。而根據中國搜尋引擎《百度知道》中的一段答覆也顯示,當前位於新疆的「武工隊」是擔負駐村維穩的部隊,在新疆的南疆地區,全稱武裝工作隊,而巴州的且末縣正是位於新疆南疆一帶,與多方證據顯示不謀而合。

坎比努爾與姐姐熱納古麗,及兩名外甥的合影。圖片提供:坎比努爾·艾尼

中共以非人道方式對待維族人的證據一一被揭露,坎比努爾面對與家人失去聯繫,內心相當煎熬。她說,維吾爾族的問題,或者是其他的突厥少數民族遇到的問題,其實是很大的一個嚴重的人權問題。「我希望其他的國際社會幫助我們,施壓給中國政府,放了這個幾百萬個維吾爾族人,或者其他少數民族,然後關了這個集中營」。她希望未來中國政府能把對疆政策進行調整,她只盼望,若有可能的新政策,能是比較適合當地多民族文化的政策。

最後,坎比努爾想告訴姐姐,希望她能抱著希望,然後堅強一點。她說,「因為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國家、很多人在關注我們,還有關注幾百萬個被關進在集中營的人」。坎比努爾說,因為這些被送進集中營的維族人可能不知道,國際有這麼多人在聲援他們。「他們可能會覺得,沒有人關心他們,但其實不是這樣子的。坎比努爾說,正義總會到來。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曾在新疆七五事件為族人發聲 維族女孩流亡德國、妹妹2018年回家後失蹤

By

周子愉於2020年07月起擔任《呷新聞》總編輯,主要報導與關注台灣政治、中國人權,西藏人權,新疆人權、香港政治以及美國政治,過去曾專訪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香港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以及台灣多位政治人物。在《呷新聞》前,曾待過東森電視與民視,並擔任記者。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