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京奧為中國運動員感到自豪 香港正妹因為「這件事」轉而支持港獨

2 分鐘時間閱讀

因發表一篇《我來自香港,而非中國》的文章爆紅,先後接受《華盛頓郵報》、英國廣播公司等媒體專訪,她是來自香港,遠赴美國波士頓愛默生學院(Emerson College)留學的許穎婷。「我們的家未來會變成跟中國一樣的地方,失去自己的色彩、失去民主、失去自由,這一想就覺得恐怖了,再想什麼個人的未來,這已經太不重要了」,在訪問開始前,許穎婷的一段話,透露了不少香港年輕世代的心聲。

許穎婷來自新界,靠近鄰近廣東的羅湖口岸,當地也是最多中國觀光客聚集的地方。小時候的她沒有對中國有什麼樣的反感,甚至在2008年北京奧運時,她一度還對中國運動員出色的表現而感到自豪。然而10歲時,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她看到了有關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新聞報導,勾起了她對中共政權的好奇,變開始上網搜尋,甚至看了紀錄片。不過當時的她只覺得,這是中國過去發生的事,在「國家正在進步」的觀念下,讓她仍對中共政權深信不疑。

直到2014年,雨傘革命爆發,當時還是中學生的她第一次走上街頭,甚至第一次睡在了公路上。「我是9月生日的,我其實在(雨傘)運動開始兩天,9月30日我就在公路上面過生日,然後第二天就是10月1日,就是中國國慶。那時候我很記得,就是我爸爸把一個我在街頭上的照片放上臉書,然後他說,『這一年,是我們女兒第一次沒有跟我們一家人過生日,可是我非常地感到自豪』」,許穎婷很斬釘截鐵的告訴我們,「我到現在還記得他寫什麼,我記得很清楚,那時候覺得非常感動,就是受到他們的支持」。

當時,許穎婷加入了由黃之鋒等人成立的學民思潮,曾經一度當上常委。雨傘運動後,在一場立法會舉辦的「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公眾諮詢報告及方案」公聽會上,開啟了她螢光幕前的生涯,她回憶,「那時是批評(香港)政府在雨傘運動過後,也沒有聽到香港人的訴求,真普選沒有得到,沒有真正兌現《基本法》的承諾,給我們真正選舉的自由,以及那時香港官員對民意的漠視態度」,而在學民思潮決定解散改組政黨香港眾志時,當時許穎婷因為理念不同而決定不入黨。

許穎婷說,在波士頓的中國城能吃到「雞蛋仔」,是讓她在異地懷念家鄉的一種方式。攝:周子愉/呷新聞

中學過後,許穎婷到了美國,先是在西雅圖就讀兩年學制的學院,她曾在她的Instagram寫下,「年初時我拼著要進一步實現讀新聞的夢想,進了學校報紙當記者,第二篇膳稿寫着一個韓國留學生被美國海關無理拘留,竟出乎意料地得到學校高層讚賞,還在五個月後得了西北太平洋校區的新聞銀獎」。

她說,「第二個學期,我出奇地在有限的競爭下成為了報紙的Political Editor。於是我把全副心機放進寫報紙裡,幾乎每天三餐都在newsroom裡趕稿,高峰期試過一份報刊寫了五篇文章。大家都開玩笑說我把辦公室當成自己家,因為他們總是看見我最早一個到,卻從未見過我離開office」。

同一時間,她也在拼命到處報考大學。她在Instagram寫下,「我在Google查過無數次『Top Journalism School in the U.S.』,早就做好資料搜查,東比較西比較,最終從那頭二十名的列表中選了七間來報名」。然而,因為對自己沒有信心,加上英文並非頂尖,讓她每間學校報名的文章,都拿去學校寫作中心修改校對了上百次。

她說,「畢竟報的大學都是美國有名的新聞學院,我只望可以進到其中一所。我還記得在我首選的學校截止前兩星期,我才發現自己要考高中畢業試才能合資格報名,那時候我在朋友家立刻變得哭哭啼啼的,心裡㥬惶得只得一片空白,趕忙跑去報名考試」。最後,她考上了她的首選「愛默生學院」,也順利在西雅圖取得副學士學位。

面對香港的情勢愈加惡劣,她有一個夢,「我想回去香港,但現在的情況很不樂觀,因為如果我回去的話,你不知什麼時候,你就會成為下一個被帶走的人,而且被帶走,其他人也不會知道,突然被消失,然後你就消失了」。人在美國的她,非常擔心家人的安危,但母親卻告訴她,「不管將來是怎樣,你不用擔心我們,因為未來怎樣,其實影響的是你們下一代,而不是我們,所以你不用這樣擔心我」,她回憶,「那時候我真的聽完哭了」。

許穎婷說,在還沒發生雨傘運動前,她其實一直想做一個會計師。雨傘運動發生後,她開始寫文章、到抗爭前線拍攝,最後成為公民記者,並將供稿給網路媒體。她說,「當有衝突情況發生的時候,我就會看到,總是會有一堆記者衝上前拍照,然後問問題,總是他們走在前線,那時候覺得,香港的記者其實有一個非常大的重任,雖然報社的背景還是另外一件事,他們還是那時候,第一時間還是會報導真相,會走在抗爭最前線去報導所有發生的事」,讓她更加確立要走上新聞工作這條路。

然而,會計師的薪水遠遠高過於記者,家境不是特別優渥,從小到大一直是非常省錢的許穎婷,卻從未對此而動搖。她說,「反而在公益或是在民主。或是自己想要追求的東西前面,(金錢)感覺還是沒有這麼重要。認識我的朋友也知道,我其實是非常省錢的一個人,可是我覺得,我不知道是哪裡來的一個衝勁,在這些事情的比較上,我覺得金錢其實,就沒有那麼重要」。

她說,未來無論如何,她都希望跟父母在一起,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香港。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營救上百中國維權者赴美 上帝雙面諜的秘密

By

周子愉於2020年07月起擔任《呷新聞》總編輯,主要報導與關注台灣政治、中國人權,西藏人權,新疆人權、香港政治以及美國政治,過去曾專訪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香港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以及台灣多位政治人物。在《呷新聞》前,曾待過東森電視與民視,並擔任記者。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