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斯洛維尼亞前總統分析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東歐國家的下一步是什麼?

2 分鐘時間閱讀

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已經持續了超過2個半月,造成了烏克蘭和俄羅斯士兵和平民的傷亡,也導致了全球物價飆升。離戰場最近的東歐,最直接受到影響。在2007年至2012年擔任斯洛維尼亞總統、世界上最大的前國家元首論壇—馬德里俱樂部(Club de Madrid)的現任主席的達尼洛·圖克(Danilo Türk)在接受《呷新聞》的獨家採訪時,分析了斯洛維尼亞、塞爾維亞、匈牙利和法國最近的選舉。

圖片來源:Office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of Slovenia Dr Danilo Türk

如果歐盟國家依賴俄羅斯的能源,它們能維持主權嗎?

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時,歐洲國家過去對俄羅斯的外交政策被暴露在外部世界。作為歐盟的一部分,斯洛維尼亞在2018年與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簽署了一份新的五年期天然氣合約,這是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的四年後。該協議承諾俄羅斯每年向斯洛維尼亞供應6億立方公尺的天然氣,直到2023年1月。不只斯洛維尼亞,根據歐盟委員會的數據,在美國和歐盟宣布制裁之前,俄羅斯每天出口的大約500萬桶原油中,有一半以上流向歐洲。到目前為止,歐盟還沒有制裁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而且自8月以來,只維持了進口俄羅斯煤炭的禁令。英國國防大臣班·華勒斯(Ben Wallace)將西方在阻止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同時仍購買俄羅斯天然氣的外交行為,與二戰前西方國家對納粹德國的綏靖政策畫上了等號

作為斯洛維尼亞的前總統,達尼洛·圖克的觀點與華萊士部長不同。他認為,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源於複雜的原因,將其與石油或天然氣貿易問題聯繫起來是一個錯誤。達尼洛·圖克總統指出,歐盟在2014年對俄羅斯的制裁並不包括石油或天然氣;這是一項新的制裁政策。他強調,只是在最近幾天,歐盟才選擇對俄羅斯實施全面石油禁運。「但這需要時間,而且這不會在一夜之間發生。在我看來,我們未來可能看到的是,俄羅斯的石油將被出口到土耳其、印度或其他國家,然後再重新進口到歐洲」。他說,「這種制裁的問題總是很復雜,而且制裁從來沒有真正達到當初實施制裁的政治效果」。

達尼洛·圖克總統引用了《紐約時報》最近的一篇報導,俄羅斯的原油現在正運往印度,印度的煉油廠將其收下,並將經過充分加工的產品重新賣給歐洲。達尼洛·圖克總統認為,在未來,歐洲對石油和天然氣的全面禁運實際上將逐步實施,而這一切可能的淨結果只是歐洲的天然氣和石油價格上漲。最後,他認為歐洲很可能會受到負面影響。

一些歐洲政治人物,現在被抨擊為親俄政客。德國前總理施羅德(Gerhard Schröder)在離開總理職位後擔任北溪股東委員會主席,他還擔任過俄羅斯石油公司監事會主席。他在最近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甚至公開反對德國對俄羅斯的能源禁令,並希望在俄烏戰爭結束後德國能與莫斯科當局恢復關係。另一位德國前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因在2008年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而受到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批評。梅克爾辯稱,她不同意烏克蘭加入北約的決定。兩位前總理,一個同意北溪一號天然氣管線,另一個批准北溪二號,確實增加了德國和歐盟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

達尼洛·圖克總統承認,在入侵烏克蘭之前,是否購買俄羅斯天然氣和石油的問題一般不被認為是政治問題。而事實是,到目前為止,俄羅斯天然氣是歐洲最便宜和最直接的燃料來源。他說,「在冷戰期間於20世紀70年代初建成的管線已經運行了半個世紀,在東西方關係艱難的時期,這條管線一直在發揮作用。因此,直到最近,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和石油的整個問題被德國和歐洲的每個人看作是一個商業問題,這並不奇怪」。

時任俄羅斯總理普丁與時任斯洛維尼亞總統達尼洛·圖克見面。圖片來源:Office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of Slovenia Dr Danilo Türk

近期的戰爭改變了一切。這場大規模的戰爭改變了整個歐洲的政治,並將對全球政治關係產生深遠影響。達尼洛·圖克總統認為,在這種新形勢下,德國正在盡力調整自己的路線。它正在購買越來越多的武器,向烏克蘭運送越來越多的武器,甚至不惜加入針對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禁運。達尼洛·圖克總統強調,這是一個新形勢。因此,他不會對施羅德總理或梅克爾總理提出任何批評,並認為他們在俄羅斯入侵之前一直遵循著正確的策略。「現在,人們還必須明白,歐洲目前正處於一個非常時期,在短期或中期內,歐盟在能源方面將是最有效的。他們將不得不為天然氣和石油支付比以前更多的費用,但無論如何,歐洲能源的未來不在天然氣和石油」,他說。「因此,這將加速轉向可再生能源替代物的進程,這些替代物現在還沒有完全開發。我相信,在中期內,我們將看到歐洲方面非常不同的能源狀況,對化石燃料的依賴總體上大大減少」。

在達尼洛·圖克總統看來,對俄羅斯的能源制裁不會取得任何重大的政治效果,因為俄羅斯會把他們的石油和天然氣出口到其他地方,而且價格會比以前更高。「因此,俄羅斯可能會減少出口,但賺得更多。這將是這些制裁的另一個悖論。事實上,從長遠來看,希望我們會看到歐洲,可能還有全球的能源狀況非常不同。讓我們不要忘記,我們生活在一個全球暖化加劇的時代。我們可以在未來幾年看到許多戲劇性的變化。印度已經經歷了其歷史上最高的氣溫」,他說。「因此,歐洲的能源變化只是剛剛開始,將在未來5到10年內展開。並希望這將創造一個不同的、更好的世界」。

斯洛維尼亞親台總理的下台意味著什麼?

儘管國際局勢動蕩,斯洛維尼亞在今年4月24日舉行了議會選舉。由現任總理亞內茲·楊薩(Janez Janša)領導的斯洛維尼亞民主黨(Slovenian Democratic Party)輸給了由斯洛維尼亞國家能源貿易公司Gen-I的前主席羅伯特·戈洛布(Robert Golob)創立的新政黨「自由運動」(Freedom Movement)。達尼洛·圖克總統認為,4月24日的選舉結果對斯洛維尼亞來說是完美的。他說,「即將離任的總理是一個有專制傾向的人,他因其專制的執政而在國內不得人心。而我們現在將在大約三周後看到的政府變革,受到了全國絕大多數人的歡迎。因此,這就是總體的政治情況」。

但是,新總理會改變台灣和斯洛維尼亞之間的關係嗎?據台灣國營的中央通訊社報導,楊薩數次訪問台灣,並於2020年3月開始他的第三個總理任期。在今年早些時候接受印度電視台採訪時,他說他正在與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政府協商設立代表處,此舉被視為減少斯洛維尼亞對共產中國的依賴。達尼洛·圖克總統卻認為楊薩發表的私人觀點常常令人感到意外,在對台灣的看法上也是如此。「因為他過去曾多次以私人身份訪問台灣,也許他是出於經濟原因。但無論如何,那是他的私人活動。然而,斯洛維尼亞一直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或政策。而且這項政策至今仍在繼續」,達尼洛·圖克總統說。

斯洛維尼亞總理亞內茲·楊薩曾與時任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見面。圖片來源:中華民國總統府

達尼洛·圖克總統強調,楊薩在印度電視台的採訪中提到對台灣的支持是令人驚訝的。他解釋說,「在斯洛維尼亞,每個人都知道一些關於我們的國際參與、外交政策等。這很讓人驚訝。這是相當令人驚訝的。這是以前在議會中沒有討論過的事情。而且似乎沒有人知道有任何談判。所以我們看到的是代表即將離任的總理的一個奇怪的事件。正如我所說,斯洛維尼亞的大多數人都歡迎政府的改變」。

塞爾維亞和匈牙利的選舉結果是否意味著這兩個國家選擇親俄或親中?

幾乎同時,兩個東歐國家,塞爾維亞和匈牙利,舉行了選舉,現任塞爾維亞總統和匈牙利總理再次當選。然而,這兩位領導人都被指責為親俄或親中。在這方面,達尼洛·圖克總統認為,這兩個國家的選舉結果反映了其內部政治形勢,而外交政策問題對選舉結果的影響相對較小。他解釋說,「這兩位領導人在其國家內部得到的支持,他們擁有強大的選民,其原因90%是內部的。因此,我認為必須了解,當人們談論匈牙利和塞爾維亞時,他們並不代表歐盟的任何總體外交政策趨勢。當然,塞爾維亞仍然不是歐盟的成員」。

至於目前歐洲的優先事項問題,達尼洛·圖克總統認為,它們將在最大程度上是內部的。他說,「我們有很好的理由通過確保減少貧富差異來改善民主治理。必須增加財富創造的發展和收入的分配。所以我認為這是擺在歐洲政治家面前的頭號問題。其他一切都在這之後。現在,當然,人們對烏克蘭的戰爭給予了很多關注。顯然,在歐洲,我認為幾乎所有人都強烈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

圖片來源:Club de Madrid

當總統選舉變成了反俄和親俄候選人之間的競賽時

除了塞爾維亞和匈牙利的選舉之外,法國也在4月舉行了總統選舉。這次選舉也被貼上親俄和反俄標籤候選人之間的較量。眾所周知,被認為是極右派的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總統候選人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在2017年選舉期間接受了一家俄羅斯銀行的貸款並在莫斯科與普丁會面,因此被視為親俄的政治家。被外界認為是反俄的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在4月的選舉中擊敗了她。但馬克宏自2017年以來的行動卻難以解釋他的反俄立場。根據《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的獨家報導,2014年俄羅斯吞並克里米亞後,歐盟立即對俄羅斯實施武器禁運。儘管如此,包括德國和法國在內的10個歐盟成員國還是利用了一個漏洞,繼續允許向俄羅斯出售武器。馬克宏自2017年當選法國總統以來,從未全面禁止向俄羅斯出售武器,直到今年4月8日,歐盟緊急宣布徹底關閉與俄羅斯的所有軍事貿易。

達尼洛·圖克總統承認,他不熟悉2014年對俄羅斯實施的早期制裁的實施情況。不過,他還是可以確認,現在沒有人向俄羅斯出售任何軍事裝備。達尼洛·圖克總統提到,現在歐洲有一個明顯的政策,不僅不向俄羅斯出售任何軍事裝備,而且實際上非常廣泛地支持烏克蘭,通過提供軍事裝備,以及其他對戰爭很重要的物資,可能包括軍事情報。「所以情況已經改變了」,他解釋說。

至於法國總統的選舉,達尼洛·圖克總統也告誡不要過度簡化。他說,瑪琳·勒龐在過去得到了俄羅斯的支持,但那是過去,他不認為她最近繼續支持俄羅斯。另一方面,馬克宏總統一直對俄羅斯持批評態度,並繼續與普丁總統定期進行電話交談。「在法國,這不是黑白分明,這是一個更加複雜的情況。我認為法國可能會繼續發揮外交作用,隨著烏克蘭武裝衝突的展開,這可能會更加困難,因為戰爭可能會變得更具破壞性。消耗意味著猖獗的破壞,所以戰鬥可能變得更加黑暗。而法國在短期內是不會取得任何成果的。他們知道這一點,但他們也知道,在某些時候,外交解決方案是必要的,他們可能正在準備在那個時候發揮作用」,他分析說。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獨家:四處控台灣政府機關與中共勾結 自稱異議人士傳違法在台「人與人連結」 陸委會回應了!

By

周子愉於2020年07月起擔任《呷新聞》總編輯,主要報導與關注台灣政治、中國人權,西藏人權,新疆人權、香港政治以及美國政治,過去曾專訪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香港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以及台灣多位政治人物。在《呷新聞》前,曾待過東森電視與民視,並擔任記者。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