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吸收對梅克爾失望的選民,並在德國東部擴張的政黨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2021年的德國聯邦大選在9月26日落幕,德國社會民主黨以25.7%的得票率,取代僅獲得24.1%得票率的聯盟黨(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巴伐利亞基督教社會聯盟)成為多數黨,綠黨和自由民主黨分別獲得了14.7%和11.5%的得票率,位居第三以及第四。原本擁有12.6%得票率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這次僅獲得10.5%的得票率。在選舉過後,《呷新聞》獨家專訪另類選擇黨的國會議員尤爾根·布勞恩(Jürgen Braun),並詢問了多項尖銳的問題。

德國另類選擇黨:我們不是新納粹黨,我們是新保守派

根據新加坡網路媒體《端傳媒》分析,與德國境內其他政黨的政策與立場不同,另類選擇黨將自己定調為反對歐盟的政黨,並以反對歐元拯救計劃的競選綱領,吸引了不少對歐盟以及歐元持懷疑態度的選民。作為右翼政黨,另類選擇黨開始吸引對聯盟黨失望的選民。他們的支持者有保守派,有沒落小鎮的年輕人,也有典型的在城市內生活的中產階級。他們不約而同都認為,梅克爾領導下的德國,變得比從前更糟糕了。

儘管另類選擇黨在德國聯邦議會的席次減少了,但比起2017年選舉,這次他們不僅穩固了薩克森邦的多數支持,更擴大至同樣位於德國東部的圖林根自由邦,成為這兩個邦的多數黨,分別獲得24.6%及24.0%的支持率。當被問到作為一個右翼政黨,如何解釋這次選舉的結果時,來自德國西南的巴登-符騰堡州另類選擇黨國會議員尤爾根·布勞恩回應,「這個結果意味著我們對這場大選的結果並不完全滿意。但另一方面,讓我們感到自豪的是,我們在第二次大選中爭取到了兩位數的席次和10%的支持率進入國會。而這是在媒體的巨大壓力下,在很多錯誤訊息的影響下進行的」。尤爾根·布勞恩強調,另類選擇黨不是右翼。「我們是一個中間偏右的政黨,在美國,有些人稱我們為新保守派」。

另類選擇黨長期被主流媒體貼上極右翼政黨,甚至是新納粹政黨不是沒有原因。過去,另類選擇黨的幹部或候選人經常發表有爭議的言論,包括停止接受穆斯林難民,禁止穆斯林祈禱和禮拜,禁止伊斯蘭婦女蒙面,以及重構納粹歷史。與此同時,另類選擇黨的國會議員和幹部卻參加了今年在美國舉行的國際宗教自由(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峰會。

當我們質疑這樣的立場是否是雙重標準時,尤爾根·布勞恩議員解釋,當穆斯林選擇遵循德國的規則、規律和法律,以及面對信仰的實踐,就不應該限制其他宗教團體選擇信仰基督教的權利。尤爾根·布勞恩議員告訴我們,「因為在德國有時會發生這種情況」。

他強調,另類選擇黨反對的是在公共領域、法庭上或是教師等人員佩戴頭巾,他們反對將婦女完全遮蓋起來,「這違反了我們的公民自由,違反了德國的自由主義世界觀。整體而言,伊斯蘭教不屬於德國,而是屬於和平的穆斯林」。

沒有歐盟下的德國

在2013年4月創黨時,另類選擇黨的主要政策就是反對歐元。他們認為,歐元將導致原本無競爭力的經濟體,會使其它經濟體遭到損害。2019年,另類選擇黨揚言歐盟若沒依照「適當時程表」改革,屆時就要推動「德國脫歐」(Dexit)。當時的另類選擇黨員大會也決議,他們主張要求廢除歐洲議會,並痛批該機構不民主,且「凌駕民族國家制定法律的權力」。

然而,正是因為歐盟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才得以讓歐洲各國能以同等地位與美國、中國在各種議題上進行談判。若退出歐盟,未來僅剩單一經濟體的德國要如何與美國和中國進行談判?德國可以獲得對德國人有利的談判籌碼嗎?

「我們知道現在許多談判都是由在布魯塞爾的歐盟所領導的。我們想要的是加強民族國家的概念」,尤爾根·布勞恩說。他強調,另類選擇黨希望的是回到舊的歐洲經濟共同體。「就像在70年代和80年代那樣。我們有自由貿易,我們沒有過路費,我們可以自由遷徙。而我們現在的情況是,布魯塞爾當局完全控制了本應由各國負責的一切」。尤爾根·布勞恩強調,歐盟不應該擁有太龐大的政治體系,因為這限縮了原本國家應該有權力。

德國另類選擇黨的兩難:期待與中國建立友好關係,但批評孔子學院在德國的介入

另類選擇黨共同領導人愛麗絲·魏德爾(Alice Weidel)在選前的辯論中說,「德國需要與中國,特別是中國保持良好的、友好的關係,這一點太重要了」。而另類選擇黨的政策是矛盾的,一方面支持德國參與「一帶一路」倡議,但另一方面又批評中國通過孔子學院在國外進行干預。

尤爾根·布勞恩強調,每個黨派都對中國都有不同的態度。「如果你在處理經濟或外部經濟問題,你希望與中國建立良好的貿易關係,而共產中國是一個重要的貿易伙伴。所以你不要過多地批評中國。但這就是我們黨與我的工作相衝突的地方」。作為另類選擇黨的人權問題發言人,尤爾根·布勞恩向我們坦承了這種矛盾。「我們認為,國際公法的某些規則也對中國有約束力。中國已經簽署了合約並批准了這些協議,但這些協議的內容並沒有付諸實施。所以,在中國發生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尤爾根·布勞恩說,「我們必須繼續談論基督徒、佛教徒、法輪功、藏族人的人權受到侵犯的問題,兩年來,中國出現了非常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

尤爾根·布勞恩特別提到了法輪功案件,他說,似乎有跡像表明,中國正在有組織地利用囚犯的器官進行交易,而且新的細節已經被披露,聯合國也開始介入。「如果這是真的,這將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罪行」。

支持台灣、中華民國還是中華台北?

作為21世紀世界的火藥庫,台灣成為了西方國家與中國角力的重點區域。然而,另類選擇黨至今尚未有關於台灣的官方立場。但爾根·布勞恩承諾,「我想我會加入與你們的友誼合作」。他強調了他對於對台灣的現狀非常同情,同時欽佩台灣的發展和推動更多的自由和人權。

當被問到認為台灣應該以台灣、中華民國或中華台北的名義加入國際組織時,爾根·布勞恩說,「這是很有趣的問題,很多人對你們國家有不同的稱呼。就我個人而言,我非常同情中華民國這個國號。我們反對中國主導這裡的討論,並支配你們的國家應該如何命名」。最後,爾根·布勞恩以台灣這個名稱作為結尾,「我們也完全希望台灣成為世界衛生組織的一個成員國」。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獨家:蕭美琴送龐皮歐的鳳梨乾 恐違反美國法律涉嫌走私

By

彭文正是台灣媒體人及新聞學者,曾任國立台灣大學教授、主持壹電視《正晶限時批》、民視《政經看民視》、創設網路媒體《讀報》,被民視辭退後擔任政經傳媒董事,創辦網路媒體《呷新聞》,與其妻李晶玉主持新聞節目《政經關不了》。

By

周子愉於2020年07月起擔任《呷新聞》總編輯,主要報導與關注台灣政治、中國人權,西藏人權,新疆人權、香港政治以及美國政治,過去曾專訪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香港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以及台灣多位政治人物。在《呷新聞》前,曾待過東森電視與民視,並擔任記者。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