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2008北京奧運神秘闖入天安門廣場抗議的人是誰?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中共在新疆興建集中營,關押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族裔的事件,讓它在即將舉辦的2022北京冬季奧運上遇到阻力。在超過180個非政府組織呼籲各國抵制北京冬奧後,包括歐盟議會、加拿大議會、澳大利亞議會、英國議會都紛紛通過議案,要求他們的政府官員不得參加這場冬季奧運會。

13年前,北京曾舉辦夏季奧運,當時為了確保順利舉行,北京當局在開放和自由方面做出了讓步。因為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血腥鎮壓的四年後,北京在1993年失去了2000年奧運會的主辦權。允許一定程度的「新聞自由」是奧運會官方的要求。鑒於此,在2008年奧運會前夕,中國政府放寬「防火長城」的屏蔽限制,解封了一批海外網站。

在那次奧運會舉辦的過程中,曾發生一次在北京的旅館以及天安門廣場的小規模抗議活動。一名西方人躲過中國人民解放軍以及警察的追捕,讓北京城內的西方媒體注意到中國的人權狀況。他到底是誰?13年後,《呷新聞》在美國洛杉磯找到了這個人。

「我的家庭是墨西哥裔的美國人。所以我們住在這裡,我的父母出生在美國。我的父親在二戰期間是海軍陸戰隊的一支特殊部隊,他在太平洋地區與日本人作戰。特別是,他去了中國的青島,與中國軍隊一起抗擊日軍」,他告訴我們。他是艾迪·羅梅羅(Eddie Romero),一位退役的美軍陸戰隊員,現在是一位牧師。

攝:周子愉/呷新聞

艾迪出生於海軍陸戰隊家庭,他的父親從小就灌輸給他一個觀念,那就是對國家的熱愛。「我們愛美國,不是因為它是完美的,而是因為它給了我們機會,讓我們的生活更加豐富多彩」。出於對國家的熱愛,艾迪加入了海軍陸戰隊,當時他只是一個18歲的年輕人。「我是在越南戰爭期間進入的。所以我18歲的時候,我第一次坐飛機是從加利福尼亞到沖繩,再到越南。這是我第一次坐飛機。1968年到1969年,我都在越南度過」。

在越戰以前,美國的兵役制度是採取徵兵制。而艾迪與其他人不同,他自願加入海軍陸戰隊。「當我17歲時,我想進入海軍陸戰隊,但海軍陸戰隊說不行,你必須年滿18歲才能進入海軍陸戰隊,除非你父親同意。所以我在17歲時去找我父親。我說,『爸爸,你能為我在海軍陸戰隊裡簽字嗎?』我父親說,『不,我不會簽字,因為,兒子,如果你死了回來,我就會在你的死亡證書上簽字』。而他無法做到這一點。我說,『但是爸爸,18歲就差幾個月了』。他說,『好,你簽,但我不會簽』」。

18歲那年,艾迪在受訓後前往越南戰場,那也是他第一次見到戰爭殘酷的一面。「第一次進入交火狀態,那是我們在晚上與對方交戰。事實上,我們幾乎每一次交火,每一次戰鬥,都是在晚上,因為越南共產黨從來不想在白天與我們對抗,因為他們不可能贏。我們有壓倒性的力量,壓倒性的戰略。他們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們會在晚上這樣做,他們可以在黑暗的掩護下與我們作戰。因此,當我第一次看到第一具屍體時,我感到非常震驚,我必須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不能表現出我的情緒。因為幾分鐘前我還看到一個人在走動,而他是敵人。但在晚上,我無法判斷。但有人看到了他並向他開槍。然後所有人都開始射擊。當槍聲停止時,我看到他的屍體躺在那裡。它甚至看起來不再是人了。他看起來就像穿過了一台絞肉機。子彈把他的身體打得千瘡百孔。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完全令人震驚的經歷。就像我說的,沒有什麼能讓你準備好。你必須以某種方式說,好吧,我看到了,我見到了戰爭的面孔,我見到了戰爭的醜陋」。

戰爭是殘酷的。然而在39年後,已經退役且成為牧師的艾迪,選擇再次與共產政權對抗。與越戰不同的是,這次他是一個人。2001年,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2008年舉辦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權力。艾迪回憶說道,「當我在電視上看到了那一刻時,我感到很憤怒。因為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有一個人權標准,每個申請的國家都必須達到這個標準,而中國從未達到。他們甚至不做最低限度的人權。他們是世界上最大的迫害者。國際奧委會沒有遵守自己的標準」。

從那一刻開始,艾迪決定策劃在北京的抗議行動。2008年,艾迪先是預訂了三間旅館。隨後,他開始在房間內進行「改造」。「我把它們從五星級酒店房間改造成了審訊地牢」。根據全國廣播公司(National Broadcasting Company)的報導,艾迪在房間內粉刷了「2008北京奧運:我們的世界,我們的噩夢」的標語,並在他的兩個酒店房間的牆壁上潑灑了要求釋放五名中國活動家的內容。他砍斷了枕頭,用床上的毛絨玩具支撐著模擬殺人,紅色油漆像血一樣濺在床頭板上。

北京諾富特飯店在2008年8月6日的一個房間被美國牧師艾迪·羅梅羅(Eddie Romero)塗上口號後被看到。他還在床上上演了模擬殺戮填充物的戲碼。圖片來源:Aritz Parra/Associated Press

在「改造」房間完成後,艾迪傳了訊息給西方媒體。他的朋友甚至告訴媒體,艾迪計劃在8月24日奧運會結束後儘快向中國政權投降。從那一刻開始,中國軍隊與警察開始全城搜捕艾迪。艾迪告訴我們,那一刻他躲在了北京五環的西北部。他躲藏的地點,附近有八座佛教寺廟。「我去了那裡,但在寺廟的隔壁是一個軍事基地。我知道他們永遠不會在軍事基地找我。他們以為我會在別的地方。所以我能夠偷偷越過守衛進入軍事基地,並躲藏在軍事基地內的地洞裡」。

艾迪·羅梅羅曾藏匿於北京軍事基地。圖片提供:艾迪·羅梅羅

艾迪帶著食物和水,在那裡度過了一段時間。在這段躲藏的日子裡,他祈禱並閱讀聖經。「在8月24日,當運動會結束的時候,當他們放完最後一個煙花的時候,一切都停止了。我穿上了乾淨的衣服,我回到了天安門廣場。當時,天安門廣場上有一千多人。當我提高我的聲音,開始用普通話引用了《聖經》出埃及記第八章第一節說,『讓我的人民去,讓他們可以敬拜我』。我要求中共政府必需釋放五個人。我列出了這五個人的名字。其中有些是基督徒,有些是佛教徒。這時,人們拿著相機開始拍照。很快地,便衣警察出現了,他們開始把人們的相機和手機拿走。便衣警察抓住他們,因為他們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在那裡」。

艾迪·羅梅羅站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前。圖片提供:艾迪·羅梅羅

隨後,中國警察將艾迪逮捕並開始審訊。他們最後將艾迪帶到了一個黑監獄。「但一直以來。他們不知道我的手機在我的口袋裡。我在用手機做音頻流,而他們不知道。此外,他們把我帶到黑監獄並開始審問我,他們先是毆打我,開始是這樣,但後來就退縮了。就這樣,整整一個晚上」。最終,在美國與中國政府的交涉下,艾迪得以返回美國,但他的護照遭到中國政府沒收,並被列入了中共的黑名單。

事隔13年,當北京將舉辦冬季奧運,艾迪特別提醒台灣政府,每一位來自台灣的政要,都不應該去參加北京冬奧。「我認為我們應該派我們的運動員參加比賽。而且,當他們按規則比賽時,他們理應獲勝。但我認為國家元首們應該抵制開幕式,任何政要和官員都不應該去那裡」。

當中共近期不斷以軍事武力恫嚇台灣時,艾迪特別告訴台灣的民眾,「在美國,我們有一個效忠誓詞,上面寫著,這裡有一句話,一個國家,在上帝之下,不可分割,人人享有自由和正義。台灣人民,我想說,愛上帝,愛你的國家。自由不是免費的。要付出代價。而人們必須願意付出代價」。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獨家:「藝Fun券」能在網路買票抵用 用「動滋券」連看場中職球賽都恐白跑一趟

By

周子愉於2020年07月起擔任《呷新聞》總編輯,主要報導與關注台灣政治、中國人權,西藏人權,新疆人權、香港政治以及美國政治,過去曾專訪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香港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以及台灣多位政治人物。在《呷新聞》前,曾待過東森電視與民視,並擔任記者。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