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哈薩克流亡領袖控共產中國在境內建立秘密軍事基地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中國為了對抗以美國、歐盟為首的西方國家,2014年開始啟動「一帶一路」,企圖透過基礎建設擴大其國際影響力,位於中亞的哈薩克成為這個外交戰略的必經之路。哈薩克流亡領袖賽爾克堅(Serikzhan Bilash)告訴《呷新聞》,包括他在內的眾多哈薩克知識分子質疑,中共正拿央企做為掩護,秘密將武裝人員駐紮哈薩克。

55個工廠,55個軍事基地

賽爾克堅向我們透露,中國約在2018年間,開始安排中央企業進入哈薩克進行「投資」,2020年更進一步開通了成都至哈薩克最大城市阿拉木圖的航線。當時許多知識份子發現,這些中國央企,包括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中國石化等,赴哈薩克的所謂「工作人員」,可能都是中國的秘密武裝人員。「他們身高幾乎都是一米八,身材很魁武,而且都是統一短頭髮,就是武警或軍隊的那種短頭髮,他們的身材不像是一般普通的工人,一看就知道是有過訓練的」。賽爾克堅表示,中國官方發布央企的名單,就已經多達55間,他質疑不在正式名單的央企可能更多。

荷蘭是哈薩克最大債權國?

哈薩克媒體Kapital去年刊登一篇報導指出,截至 2020 年 7 月,哈薩克外債規模達 1598 億美元,最大債主分別是:荷蘭(448億美元)、英國(217億美元)、美國(130 億美元)、法國(116億美元)以及中國(102億美元),即中國債務只佔哈薩克總貸務約6 %左右。但這個數字真的是真相嗎?

賽爾克堅直言,這是一場騙局。他質疑,「荷蘭除了在哈薩克,它在哪個國家搞過這麼大的投資跟貸款?」賽爾克堅質疑,執政黨「祖國之光」(Нұр Отан‎)壟斷了哈薩克境內豐富的天然資源,賺了錢後可能將錢轉入荷蘭再轉回哈薩克。此外,他還質疑,不少中國企業運用荷蘭商身分進入哈薩克投資,因為在哈薩克境內的荷蘭公司,大多數都是由中國人管理層。

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2020年公布的全球石油產量,哈薩克排名世界第12大,但根據世界銀行的調查,哈薩克2019年的國內生產毛額僅排名世界第54,人均GDP更僅排名世界第74。哈薩克石油豐富,但人民卻很貧窮。賽爾克堅認為,這是因為哈薩克政府從不對民眾公開石油產量資訊以及賣出的價格,並以低廉的價格將石油賣給中共所導致。

面對兩代共產政權的哈薩克

這已經不是哈薩克第一次被共產政權所控制。在1991年前,哈薩克是蘇聯的一個加盟共和國。面對兩代共產政權對哈薩克的控制,賽爾克堅認為,蘇共和中共是一家人,「他們都是無神論者。從武裝起義,透過暴力手段奪取政權。蘇共也好,中共也罷,他們的歷史就是充滿血腥鎮壓」。賽爾克堅回憶,俄羅斯控制哈薩克以後,分別在1916年至1917年以及蘇聯控制的1921年1922年、1931至1933年在哈薩克境內施行人造飢荒與大屠殺,一共慘死800至850多萬人。

在不少學者眼中,這三場人造飢荒的造成,是因為俄羅斯人害怕哈薩克與烏克蘭這兩大民族脫離蘇俄獨立建國。賽爾克堅引述歷史文獻表示,當時蘇共動用KGB,在哈薩克境內挨家挨戶地搜查,並強制徵收哈薩克人的糧食與牲口,屠宰後放上運往俄羅斯的火車,導致當時的哈薩克人只能啃樹皮、吃草根,一個一個地死去。

根據當年蘇聯人口普查顯示,1939年以前,哈薩克族是哈薩克境內的主要民族。但由於三次的人造飢荒,哈薩克人的數量在1939年代少於俄羅斯人。賽爾克堅說,「要是沒有這三場大屠殺,哈薩克族的數量可能高達8000萬甚至1億人口,可以跟中國和俄羅斯並駕齊驅」。

哈共換裝繼續獨裁執政

儘管哈薩克在1991年獨立建國,但面對那段蘇共迫害的歷史,至今官方卻從未舉辦紀念儀式,也未將這段歷史記載於教科書中。追根究底,賽爾克堅相信這是哈薩克共產黨的影子從未在哈薩克真正消失。

哈薩克從1991年獨立至2018年,總統一直是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在蘇聯時期,他是哈薩克共產黨第一書記。2018年因為面臨民眾大規模抗議而下台,但仍繼續擔任哈薩克斯坦安全會議主席的職位。賽爾克堅直言,「努爾蘇丹是作戲給百姓看的,他還在幕後操縱,我們現在的第二任總統只是魁儡而已」。

賽爾克堅更提到,哈薩克政府近年來的施政手段愈來愈像中共。除了執政黨「祖國之光」(Нұр Отан‎)仿效中共建立了5至6個參政黨,配合執政黨在每次選舉時支持現任總統,並將主要2個反對黨列為極端組織,並大規模逮捕他們的黨員。

幾年前,賽爾克堅成立關注新疆境內哈薩克人權的組織「阿塔珠爾志願者組織」(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Atajurt字意為父親的家園),不僅多次向哈薩克政府登記遭拒,賽爾克堅更被以「非法組織」的罪名遭到逮捕、關押並軟禁至其他城市。除此之外,親中人士更藉機以登記同名組織,並發表「新疆不存在集中營」的公告,企圖混淆公眾的認知。

此外,賽爾克堅還告訴我們,哈薩克的大城市中已經掛滿了中國海康威視的監視器,更離譜的是,這些監視器都是哈薩克總統赴中與海康威視簽下協議而裝設的。他舉了一個例子,證明了中國監視器的恐怖。他說,「一年冬天,哈薩克境內發生大規模的交通事故,死了不少人,哈薩克媒體還沒報導,中國的媒體就報導了」。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美科學權威雜誌公布以色列大型研究 證實:自然免疫比施打疫苗獲得更多的保護力

By

周子愉於2020年07月起擔任《呷新聞》總編輯,主要報導與關注台灣政治、中國人權,西藏人權,新疆人權、香港政治以及美國政治,過去曾專訪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香港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以及台灣多位政治人物。在《呷新聞》前,曾待過東森電視與民視,並擔任記者。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