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洩密給中國,讓維吾爾大會主席相當憤怒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您可能一直認為,聯合國始終保護民間社會活動家、人權捍衛者和世界各地的其他和平促進者以促進人權。很顯然,你的認為是不可能的。因為一個不民主的國家—中國,正在控制和利用聯合國,來對抗人權維護者。

不僅如此,當你聽到並閱讀艾瑪·賴莉(Emma Reilly)的這番言論,那麼相信我們所有人肯定不僅會對聯合國及其在和平、在全球範圍內庇護人權和人權捍衛者的作用,感到極大震驚和悲傷,而且也感到絕望。

艾瑪·賴莉是誰,她透露了什麼?

艾瑪·賴莉(Emma Reilly)現居法國,是一位人權律師,並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工作,該辦事處是瑞士日內瓦四個主要辦事處之一。她被任命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Human Rights Council)辦事處的僱員。

艾瑪·賴莉最近披露,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將人權活動人士的詳細資料和姓名,交給中國駐瑞士日內瓦代表團。

如果我們看一下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我們很快就會明白,它們的作用是在全球範圍內支持、鼓勵人權,處理人權犯罪,並提出建議。

艾瑪·賴莉除了上述描述外,還展示了一個關於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恐怖角色與證明。

她簡單透露,每當人權活動家計劃來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參加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分別是在每年3月、6月、9月三次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都會與中國代表團分享這些人權活動家的資訊。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雇員艾瑪·賴莉向英國媒體透露,「當人們計劃來挑戰中國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時,聯合國非但沒有幫助這些受害者,反而將這些人權活動家的名字和細節傳遞給中國駐聯合國日內瓦瑞士代表團」。

「中國人利用這些資訊向他們的家人施壓,再利用他們的家人,向這些人權活動家施壓,讓他們不要來聯合國。中共根據這些資訊,逮捕了他們還在中國的家人」,艾瑪·賴莉補充說。

艾瑪·賴莉進一步聲稱,在出版和揭露這項資訊和電子郵件後,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將她調離她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職位。不過,她的另一面分享和傳遞維吾爾族人權活動人士的詳細資料給中國的老板,已經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得到了提升。

艾瑪·賴莉在其社群媒體帳號上披露並出示了一封官方郵件的副本。在那封令人瞠目結舌的郵件中,中國駐日內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代表團詢問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何庚(He Geng)等維吾爾族代表的資訊,而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向中國代表團提供了他們的詳細資料和非政府組織的認證資訊。

多里坤·艾沙是誰?

多里坤·艾沙是來自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著名維吾爾族人權活動家。他於1994年從中國逃出並在德國尋求庇護,目前,他是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

多里坤·艾沙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參加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已有十年之久。他還經常在聯合國紐約總部和世界各地提出維吾爾族遭種族滅絕的問題。

多里坤·艾沙的母親於2018年5月去世。她從2017年開始被抓進中國新疆維吾爾人拘留營。

作為《呷新聞》的特派記者,我找到多里坤·艾沙,詢問他對艾瑪·賴莉揭露郵件的看法。對此,多里坤·艾沙表示,「我感到非常失望。作為一名人權活動家,我對聯合國這樣一個以保護基本人權為使命的國際機構寄予了更多、更好的期望」。

「聯合國必須為像我這樣的人權維護者提供一個安全的空間,他們逃離了壓迫人民的政權,在那裡我們的基本權利得不到承認。如果聯合國不能履行其使命,就不再需要這樣一個機構」。

這並不是多里坤·艾沙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事件,據國際非政府組織「無代表國家和民族組織」(Unrepresented Nations and Peoples Organization)稱,2017年多里坤·艾沙在聯合國總部被聯合國安保人員無故強行驅逐。

即使在今天,如果多里坤·艾沙進入聯合國駐日內瓦辦事處,他每次都要面對聯合國安保人員日內瓦的不明原因的刁難。

奇怪的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怎麼能與中國政府分享歐洲公民多里坤·艾沙的詳細資料,因為多里坤·艾沙甚至已經不是中國公民了。他自2006年起已成為德國公民。

聯合國的規則何時以及如何為中國的利益而改變?

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2016年曾拒絕台灣代表團參加正式會議的入境認證。在詢問中,聯合國駐日內瓦發言人里爾·勒布朗(Rheal Leblanc)先生回答說,「聯合國只承認中國等成員國的護照,不承認台灣的護照」。

這裡需要提到的是,在2014年和後來的2015年,台灣代表團都受到了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敞開雙臂歡迎,那麼為什麼2016年停止了呢?

這背後的原因是中國。因為在2014年,台灣政府是親中的,這是聯合國正式承認的,「事實上,由於中國與台灣關係的惡化,雙邊規則變得更加嚴格,並嚴格執行」。

作為一個樂觀的人,我認為現在對世界來說還不算太晚。所有民主國家都必須支持艾瑪·賴莉的勇氣和努力。同時,所有國家必須站出來為艾瑪·賴莉提供法律支持,反對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大家共同要求聯合國由獨立的人權律師團進行獨立調查。

但與此同時,我們所有人的問題是,誰應該為任意逮捕、綁架、酷刑和其他侵犯人權的行為負責,包括多里坤·艾沙母親的死亡?中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沒人能承擔得起!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逃離新疆集中營參與美國會聽證 哈薩克難民與前宗教自由大使見面

By

比勒·巴索契是《呷新聞》駐法國、瑞士與聯合國的特派記者,他主跑聯合國和歐洲議會,並從事主持人與採訪工作。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