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歷經6任總統的前美國駐沙烏地阿拉伯外交官,如何看川普與拜登的中東政策?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自蘇聯解體以來,美國主要的外交政策一直是著眼於中東,除了爭奪石油資源外,911恐怖攻擊發生後,小布希政府更派出美軍攻打伊拉克、阿富汗,並在中東駐軍,直到歐巴馬政府的第二任期推出重返亞太戰略,再加上2016年川普以高舉「反中國」旗幟當選美國總統後,美國的外交政策才從中東轉移至中國。如今,服務於美國國務院長達30年,並長期派駐中東的前外交官戴維·倫德爾(David H. Rundell)獨家接受《呷新聞》專訪,分析川普與拜登政府的中東政策。

倫德爾過去就讀英國牛津大學。在大學期間,他意識到阿拉伯世界的重心正在從埃及轉移到沙特阿拉伯。他決定把他的航母集中在這個新興大國。倫德爾在牛津大學學習阿拉伯語後,成為一名美國外交官,在華府、巴林、沙烏地阿拉伯、敘利亞、突尼西亞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工作了30年。「我看著沙烏地阿拉伯從一個沒有連接主要城市的鋪裝道路的國家發展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G20集團的成員。我還參與了『沙漠風暴行動』、沙烏地阿拉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及擊敗基地組織在沙烏地的恐怖活動」。2010年,倫德爾從美國國務院退休後,在管理諮詢公司德勤監測(Monitor Deloitte)工作了三年,然後加入阿拉伯分析(Arabia Analytica)成為合夥人。倫德爾現在住在杜拜,並定期前往沙烏地阿拉伯。

根據《政客》(Politico)的報導,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傑克·蘇利文(Jake Sullivan)對中東和亞洲局的國家安全人員進行了重組—縮減了專門負責中東事務的團隊,並加強了協調美國對從印度洋到太平洋的世界廣大地區政策的部門。

就在美國主要的外交政策已經從中東移至亞太地區之際,曾服務6任美國總統的倫德爾,卻堅持將他的中東外交經驗撰寫成《遠景?還是幻影?》(Vision or Mirage)一書,並在近期出版。他告訴我們,「一方面,我是為我在利雅得美國大使館的繼任者寫的《遠景?還是幻影?》,這樣他們就不需要再花20年的時間去揣摩最後一個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絕對君主制是如何運作的。同時,我也是為那些對一個貧困的、部落的社會和政治轉型為一個繁榮的、統一的國家感興趣的有識之士而寫的」。

他特別提到,儘管薩勒曼國王頒布了重大的社會和經濟改革,但對大多數美國人來說,沙烏地阿拉伯仍然是一個謎。記者賈邁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殺、鎮壓異己、統治家族成員被奴役以及葉門的戰爭都使沙烏地與西方的關係緊張。「在沙烏地期間,我在利雅德(Riyadh)、吉達(Jed-dah)和達蘭(Dhahran)這三個主要城市都工作過。我在那裡的任務包括代辦、副團長、政治顧問、經濟顧問和商務顧問。這對一個美國外交官來說,不僅在沙烏地阿拉伯,而且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一個無與倫比的集中駐紮單一國家的紀錄。今天在沙烏地有一些內閣部長,我已經認識他們20多年了。因此,本書從一個長期從眾多角度觀察這個國家的內幕人士的角度,對這個王國進行了獨特而精細的分析」。

倫德爾在書中提出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這個問題也是今天美國政策制定者們所關注的。在美國頁岩油泛濫的世界裡,沙烏地阿拉伯是否還重要?在短短幾年內,水力壓裂法將美國從一個主要的石油進口國變成了一個比沙烏地阿拉伯更大的生產國。因此,這個王國的主要保護者已經成為其主要競爭對手。美國豐富的石油資源使世界油價降到了這個王國福利國家所需資金的一半左右。既然如此,為什麼川普在擔任總統期間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室政權保持較好的關係,甚至與國王穆罕默德·本·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建立了親密的私人友誼?倫德爾認為,由於水力壓裂革命,美國的能源變得更加獨立。但世界仍然依賴於穩定、可預測的沙烏地生產。

《呷新聞》也對這位中東經驗豐富的外交官提出質疑,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把 「民主」作為對外宣傳的口號。不過,沙烏地阿拉伯至今仍不是民主國家,而是王室獨裁下的獨裁國家。美國政府為什麼沒有批評沙烏地王室政權?外交政策的基礎是利益和價值觀。倫德爾坦承,美國與沙烏地有很多共同的利益。「這些利益為這種關係提供了邊界。它始終保持在這些利益範圍內。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沒有許多共同的價值觀。因此在共同利益設定的邊界內,這種關係是非常容易揮發的。在川普的帶領下,美國的政策是利益導向的。現在會更加注重價值觀」。

對於川普任內成功讓阿聯酋與以色列簽署《亞伯拉罕協議》,倫德爾認為,《亞伯拉罕協議》是為中東帶來和平的重要一步,這是沙烏地非常希望看到的,過去也一直支持。

此外,拜登政府是否會重新加入伊朗核協議,一直是全球關注的焦點。加上拜登總統宣布不再支持干預葉門內戰,這些政策會對美沙關係產生什麼影響?倫德爾分析,在過去的75年裡,沙烏地和美國的伙伴關係經歷了許多困難的時刻,包括1973年的石油禁運、沙烏地購買中國彈道飛彈和911恐攻。這是因為兩國在地區和平與穩定方面有著共同的根本利益。今天,美國從沙烏地在穩定能源市場、打擊恐怖主義和促進結束以阿爭端等方面的合作中受益。我期待拜登總統會推動沙烏地結束葉門戰爭,修復與卡達的關係,並改善其人權記錄,但如果他中止沙烏地與美國的伙伴關係,我會感到驚訝。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獨家:中共打金馬美軍會出手? 「2049計畫」研究員稱:台澎金馬都是灰色地帶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