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一個正在快速崛起的美國保守派媒體Newsmax老闆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過後,共和黨籍的現任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輸給了民主黨籍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而川普則頻頻指控這場大選舞弊、欺詐。選舉當晚,拜登被福斯新聞(FOX News)預測為亞利桑那州的贏家,這間保守派媒體過去一直支持川普。此後,川普及其支持者決定抵制福斯新聞,轉而觀看其他保守派媒體。《極限新聞》(Newsmax)就是其中的一個選擇。《呷新聞》在1月15日成功獲得了《極限新聞》老板克里斯托弗·魯迪(Christopher Ruddy)的獨家專訪。

根據《極限新聞》的數據,去年11月4日至11月6日期間,極限新聞電視台(Newsmax TV)在所有關鍵時段的收視率都領先福斯商業頻道(Fox Business)和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洛杉磯時報》報導指出,自大選以來,《極限新聞》在黃金時段的平均觀眾人數約為32.6萬人。另外,McLaughlin & Associates在11月對選民進行的調查發現,Newsmax已經搶走了長期以來占主導地位的福斯新聞一半的收視率。魯迪對《呷新聞》說,「人們普遍認為福斯新聞沒有對川普總統進行公平報導。《極限新聞》的主持人和來賓陣容非常出色,人們喜歡收看我們頻道的內容」。

魯迪是《極限新聞》的執行長和大股東。他畢業於紐約聖約翰大學,並在倫敦經濟學院獲得公共政策碩士學位。在職業生涯的早期,魯迪是保守派月刊期刊《紐約衛報》(New York Guardian)的總編輯。1993年,他加入《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擔任調查記者。兩年後,他跳槽至《匹茲堡論壇評論報》(Pittsburgh Tribune-Review),成為報導柯林頓時期的白宮特派記者。

1998年9月16日,魯迪在已故中央情報局長威廉·約瑟夫·卡西(William J. Casey)家族等一批投資者的支持下,創辦了Newsmax.com。後來,魯迪在《匹茲堡論壇評論報》的前雇主理查德·梅隆·斯凱夫(Richard Mellon Scaife)投資了這家剛剛起步的公司。魯迪告訴《呷新聞》,「1990年代,我看到媒體非常片面,偏向左翼。我認為媒體更需要多元化,所以我創辦了Newsmax.com」。

圖片來源:Christopher Ruddy/Twitter

魯迪說,「我們的核心價值觀和美國的價值觀是一樣的,即誠實、公平和對自由的信仰。《極限新聞》自稱是中間偏右,我們對公共政策的立場是保守派,但我們對反對的觀點和自由派的觀點持開放態度」。當《呷新聞》問魯迪,《極限新聞》與福斯新聞、美國第一新聞網(One America News Network)和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 Network)等保守派媒體有何不同?他回答,《極限新聞》不是在推行政治議程。「我們提供的是保守派的觀點,但我們不是右翼。我們的評論欄裡中很多是自由派作家,我們的電視節目也會接觸到反對的觀點」。

與福斯電視(FOX)、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全國廣播公司(NBC)、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美國廣播公司(ABC)等電視台相比,這些電視台的擁有者都是大企業的老闆。魯迪似乎與眾不同,他是少數記者出身的媒體老闆。《呷新聞》問魯迪是否會干涉記者的報導角度和方向?他說,「我很欣賞每個記者都會有一個立場或角度。這很好,但我鼓勵我們所有的記者和作家盡量尋求平衡報導,獲得不同的觀點」。

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川普總統開始推崇《極限新聞》,而不是其競爭對手福斯新聞。在後者率先報導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拿下亞利桑那州後,川普對《極限新聞》的偏好明顯比福斯新聞來得多。此後,極限新聞電視台宣傳了一系列的陰謀論和對大選舞弊的虛假指控,並尖銳地拒絕稱拜登為總統當選人。大選一星期後,《極限新聞》稱拜登並沒有明確贏得總統大位,現任總統川普已經相當接近勝利。

圖片來源:Christopher Ruddy/Twitter

《呷新聞》問魯迪,「川普競選團隊的大量選舉官司已經被法院駁回,美國國會也已經認證了選舉人團的結果,你還是認為拜登不是美國第46任總統嗎?《極限新聞》今後將如何稱呼拜登?美國的非法總統?還是不被承認的美國總統?」魯迪表示,「《極限新聞》報導了總統、他的支持者和他的律師對選舉舞弊的指控。我們從來沒有得出結論說選舉被盜竊,或者說拜登是非法總統」。

「我們給總統挑戰的每一個州都打了電話,因為他們是由各個州認證的。12月14日,選舉人團開會,多數票支持拜登。此後我們一直稱他為總統當選人。《極限新聞》認為拜登是合法的美國總統,並將尊重他的身份」,魯迪說。

對於一些川普的支持者認為,除了《極限新聞》、美國第一新聞網和《大紀元時報》以外的媒體都是左派或共產主義媒體,魯迪認為,美國的媒體是絕對的自由主義。近年來,它們變得更加自由派。但稱它們主張共產主義,是沒有道理的。

關於科技巨頭Facebook、Twitter和Snapchat因封殺川普總統的帳號,促使Gab、Parler和Lbry等聲稱不審查內容的平台崛起。魯迪認為,大量公開和刻意的審查制度是錯誤的,對我們的自由來說也是非常可怕的。「如果他們能關閉美國總統的Twitter帳號,誰會是安全的呢?」至於誰有資格查核資訊的真實性,魯迪認為,「一個自由的媒體會自己查核事實。我們不需要政府來監督」。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Statista於2018年12月8日發布的數據,全球最大的門戶網站谷歌和社交平台Facebook在2017年已占據了全球數位廣告收入的61%。作為一家網路媒體公司,《極限新聞》在2014年才涉足電視頻道。魯迪說,「幸運的是,Google沒有控制整個互聯網,Facebook也沒有。人們可以直接來到newsmax.com,我們的電視頻道存在於Google和Facebook之外」。

魯迪還說,「我們的電視頻道在美國各大有線電視系統上都可以收看,但最重要的是,我們還可以在許多OTT設備上免費收看,包括YouTube。世界各地的人們只需要在智慧型手機上下載我們的免費App,就可以觀看《極限新聞》。自大選以來,我們的《極限新聞》App下載量超過400萬次」。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葉望輝:適度健康的民族主義是件好事

By

周子愉於2020年07月起擔任《呷新聞》總編輯,主要報導與關注台灣政治、中國人權,西藏人權,新疆人權、香港政治以及美國政治,過去曾專訪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香港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以及台灣多位政治人物。在《呷新聞》前,曾待過東森電視與民視,並擔任記者。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