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拿起槍跟核武大國對幹! 專訪俾路支自由戰士的主要指揮官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出生在俾路支省的古爾扎爾·伊瑪目·巴洛赫(Gulzar Imam Baloch),以記者身份出道,後來成為巴基斯坦和中國的頭號通緝犯。他是俾路支民族自由運動(Baluch National Freedom Movement)的最高指揮官和俾路支共和武裝部隊(Baloch Republic Army)的主要負責人,他接受了《呷新聞》的獨家專訪。

古爾扎爾對《呷新聞》說,「巴基斯坦對我們所有俾路支人中施行奴隸制。當時,俾路支學生組織(Baloch Students Organization)開始宣傳反對巴基斯坦奴隸制。我是當時是該組織的學員之一,從該平台上學到了很多東西」。

他補充說,「我的家鄉在旁遮普。為了接受高等教育,我去了奎達(Quetta),從事學生政治工作。俾路支學生組織的生活,激勵了所有俾路支人,並為所有俾路支人提供了獨立運動的藍圖。我過去在各地區和縣市做過新聞工作。我曾經是當地報紙的記者。由於巴基斯坦對新聞的控制和禁止獨立運動,我們失去了很多成員。他們都是和平地從事政治活動,但巴基斯坦安全機構殺害並逮捕了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由於巴基斯坦對和平與獨立運動的阻礙,以及對我們領導人的殺戮,我在2010年到2011年期間拿起武器反抗巴基斯坦的壓迫」。

古爾扎爾認為,當英國人離開印度次大陸時,他們為了其利益,製造了一個國家—巴基斯坦。當英國人離開次大陸時,1947年8月11日,俾路支斯坦國王卡拉特汗(Khan of Kalat)宣布俾路支斯坦獨立,與巴基斯坦說的8月14日和印度的8月15日宣布獨立一樣。

在這段時間裡,直到1948年,巴基斯坦試圖要求俾路支斯坦成為巴基斯坦的一部分,且只能信仰伊斯蘭教前,俾路支省一直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因為俾路支的文化和語言與巴基斯坦不同,且不相匹配。

當時,巴基斯坦以宗教理由要求俾路支成為巴基斯坦的一部分。俾路支邦上下兩院完全拒絕了巴基斯坦將俾路支並入巴基斯坦的要求。

雖然巴基斯坦很清楚,沒有俾路支斯坦,巴基斯坦就無法在該地區生存,這就是為什麼在俾路支兩院拒絕後,巴基斯坦軍隊強行攻擊俾路支省首府卡拉特,並逮捕了俾路支斯坦的國王。

從那天起直到今天,我們俾路支人透過不同的風格的運動抵制巴基斯坦的武力,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其他運動曾結束過幾次,但我們全都與國王納瓦布·努羅茲·汗(Nawab Nouroz Khan)和其他反對巴基斯坦對俾路支斯坦強行佔領的人站在一起。過去,包括武器鬥爭在內,針對巴基斯坦殖民的抗爭一直在持續。

最近的這場俾路支抗爭,已經開始有組織並教育年輕的俾路支人,繼續走向獨立的目標。

當被問及中巴經濟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是否會在俾路支省建成時,古爾扎爾分析說,俾路支領導人和俾路支組織已經發表聲明,如果沒有俾路支人的意願,巴基斯坦、中國或其他國家都不允許在我們的祖國進行任何活動或投資。

今天,中國睜大眼睛了解和注視著俾路支獨立鬥爭運動,觀察著俾路支的最壞情況。如果中國仍不同意從俾路支省撤資,我們明確表示,不會讓中國完成中巴經濟走廊在俾路支省的項目。

假設中國認為,巴基斯坦對其在俾路支省的利益和投資起到了監督作用。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必須明白,巴基斯坦的安全機構在俾路支省並不安全,包括中國投資者。這是一個事實,中國和巴基斯坦都很清楚,可能一、兩條永久性的道路和計劃會完成,但都不能坐在我們的土地上,不會讓其永久地繼續投資。

他說,「我們明確地說,中巴經濟走廊在俾路支省完全失敗了。投資者不準備來這裡。即使是現在,中國自己也對巴基斯坦及其當局失去了信心,你可以看到巴基斯坦當局自己在中巴經濟走廊幾個項目上的腐敗行為」。

同時,中國非常看重俾路支的力量和實力,中國相信現在俾路支和獨立運動,可以對抗其在俾路支的暴力。

在俾路支沒有成為該地區的獨立國家之前,我們公開對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說,在俾路支投資不是你們的錢。獨立後,我們將決定我們俾路支與誰建立經濟和發展關係。

記者問古爾扎爾,如何看待瓜達爾(Gwadar)在該地區的重要性?古爾扎爾說,瓜達爾非常重要。瓜達爾對中亞及其周邊地區貿易的重要性是最重要的。世界各國都知道瓜達爾港的價值和數量。巴基斯坦試圖為瓜達爾扮演一個傀儡的角色,因為所有國家都看到了瓜達爾的價值。

古爾扎爾還說,「中國來俾路支省不只是為了投資瓜達爾,俾路支省擁有豐富的資源,比如在奧馬拉·賽因達克(Ormara Saindak)這個地區的銅金項目和其他地區。世界各地的發展,也是在當地人民的意願和合作下繼續並完成的。在世界任何地方,沒有人會以武力或其傀儡政權的方式結束或發展。我們為自己的身份和國家而戰。我們沒有叫中國來俾路支。中國和巴基斯坦都在所謂『開發』的保護傘下,在俾路支進行種族滅絕」。

至今,俾路支仍未團結起來。古爾扎爾認為,「你問我們俾路支為什麼不團結,我同意,抗爭之間沒有聯繫。但正如你所看到的,武器抗爭,所有的自由團體都團結在俾路支民族自由運動(Baluch National Freedom Movement)之下。世界各國對法西斯國家—巴基斯坦的法西斯主義視而不見、置若罔聞。一邊是塔利班攻擊學校、大學,一邊是世界大國給法西斯分子背後的巴基斯坦一樣的價值觀。不過,美國等國家還是和法西斯與塔利班坐在一起,與巴基斯坦進行談判」。

他強調,在俾路支民族自由運動(Baluch National Freedom Movement)的工作和紀律下,可以看到我軍在抗爭上的統一性。全世界都在見證,在過去的一年裡,俾路支民族自由運動如何重挫巴基斯坦軍隊的士氣,並攻擊其在瓜達爾和俾路支省的最重要目標。我們俾路支人在陰影和團結下,聯合起來反對巴基斯坦」。

至於俾路支是否接受以色列或其他任何西方世界、歐洲或亞洲國家的幫助?他回答說,俾路支正在與巴基斯坦作戰,巴基斯坦違反戰爭罪,不尊重國際戰爭法。「我必須明確地說,俾路支要想獨立運動,需要與所有國家建立平等的關係。我們俾路支不是任何國家的代理人,也不是未來任何國家的代理人,但作為一個被壓迫的民族,我們需要歐洲、西方包括亞洲國家的支持」。

「如果巴基斯坦作為伊斯蘭教的擁護者,能夠與法西斯的中國握手言和,試圖粉碎我們的運動,試圖掠奪我們的資源,對我們發動種族滅絕,那麼我必須在這裡公開澄清,我們的大門是向所有國家敞開的,即使是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和其他任何國家,我們願意在平等的基礎上,在對話和談判的基礎上為我們祖國俾路支的獨立而努力」。

關於台灣和中國的人權狀況和民主問題,他認為,中國是法西斯國家。「作為一個革命者,毛澤東是我們的理想,但現在由於近代中國法西斯政權,我們覺得學習毛澤東很慚愧,因為那是中國革命。中國希望台灣成為它的殖民地,但台灣是另一個國家。台灣人不希望成為中國的一部分。但是,中國不僅要用非法的手段來占領台灣,還要占領其他少數民族,如藏族和維吾爾族穆斯林。中國甚至對其國內其他少數民族施以暴行,違反人權條款」。

最後,古爾扎爾告訴我們,俾路支作為一個被壓迫的民族,同時與兩個法西斯國家單獨作戰。我們俾路支人相信,我們一定會贏得這場反對法西斯國家的戰爭。我們積極進取,團結一致,隨時準備對這兩個國家採取任何行動。「我們沒有進入中國境內展開攻擊。我們是在祖國境內,與中國及其在俾路支省的利益作抗爭。我們自由戰士盼望在未來的日子裡,能迎向俾路支非常光明的未來」。

《呷新聞》試圖就古爾扎爾的指控聯繫中國和巴基斯坦外交部,但截稿前未取得任何回應。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獨家:蔡英文編造的博論口試地點—波士頓聖保羅天主教堂內外畫面曝光

By

比勒·巴索契是《呷新聞》駐法國、瑞士與聯合國的特派記者,他主跑聯合國和歐洲議會,並從事主持人與採訪工作。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