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呷新聞》在聯合國專訪香港的人權維護者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2020年11月14日至10月6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瑞士日內瓦舉行。來自世界各地具有特別諮商地位的非政府組織和締約國聚集在這次理事會會議上。在這些非政府組織中,有一位來自日本的年輕維權人士李瑋棠,他要求香港應擁有自由。

7月1日,香港實施了《國家安全法》,危害了像李瑋棠這樣的民主人士。在該法實施後,很多維權人士就因為香港新頒布的這部法律而瞬間被捕。

攝:小西遊馬/呷新聞

這項法律,改變了爭取自由者的生活環境,使他們成為政治犯。他們現在被貼上「本土恐怖分子」的標籤,就像我們在東突厥斯坦看到中國以武力非法佔領一樣。 

無論是甚麼人,只要是為了自由而發聲的人,他們都會被拘捕。上個月,從香港流亡到英國的民運人士羅冠聰才成為通緝犯。

攝:小西遊馬/呷新聞

一年前,李瑋棠還是一個被日本文化吸引、生活在日本的27歲普通人。然而,他最近與朋友成立了一個民主協會,為自由而戰。同時,他也一直在呼籲日本政界人士,加速在日本政壇上向中國施壓。

根據新頒布的《國土安全法》,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他來說,是一個生命攸關的決定。

如果李瑋棠不僅在日本國內,而是在國際社會上不斷增加自己的聲量,那麼他的下場,極有可能與被中國和香港當局逮捕,目前被通緝的羅冠聰和李宇軒一樣。羅冠聰和李宇軒已於去年9月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攝:小西遊馬/呷新聞

上月,有12名香港人在從香港乘快艇逃往台灣的途中被中國警方逮捕。李瑋棠將面臨同樣嚴重的生命危險。

李瑋棠去年從日本返回香港時,因參加抗議活動而被限制在香港。現在他正處於假釋期,近期要回香港受審。

他表示,「如果我回去,會被控虛假的罪名,且會被逮捕,即使我不回去也會被逮捕。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不會允許中國把我列入通緝名單,讓我成為政治難民?」

由於他作為為全人士在日本有一定的影響力,所以除了留在日本,他別無選擇。

香港的抗爭是由多層次的人組成的。首先是「勇武派」,他們站在前線,與警察抗爭。他們面對殘暴暴力的警察,對市民使用催淚彈、橡膠子彈、煙霧彈。

第二是「急救員」,他們救治受傷的人,有時也調解警察和示威者之間的衝突。

第三是「記者」,他們經常與示威者一起行動,拍攝香港現場的實況,利用智慧型手機向國際社會報導。除此三者外,市民有自己的規則來要求自由。

攝:小西遊馬/呷新聞

但是,與身在香港、把自己放在第一線的人相比,生活在國外的香港人卻感到自身的力量不足。「我只是透過螢幕看著同胞們為我們的自由而戰,自己卻無能為力」。記者在採訪時,很多香港人都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國家安全法》威脅著民眾,阻止他們的言論自由。這使得居住在香港的人開始期待居住在國外的香港人代表他們戰鬥。現在,抗議的主戰場已經轉移到了海外。李瑋棠就是對這項期待展開行動的人。

去年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李宇軒先生在有「魔幻王國」之稱的中國被捕,成為失蹤人口。如今,李瑋棠在同一個場合出席,向國際社會要求自由。若李瑋棠在不久的將來消失,那也不足為奇。

民主運動和《國安法》的實施,徹底而迅速地改變了一個曾經夢想著美好未來的年輕香港人的生活。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獨家:教育部再釋蔡英文論文門關鍵內簽 批示、會簽意見通通沒人簽名!

By

小西遊馬一直在拍攝大量的紀錄片。目前正在拍攝的有關香港抗爭、黑人種族主義、羅興亞難民等的紀錄片在世界各地的電影節上獲得了多個獎項和官方評選。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