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曾二度遭巴基斯坦絕密情報局綁架 喀什米爾分離主義領袖嗆中國:為什麼不接受台灣獨立?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薩達爾·沙卡特·阿里·喀什米爾(Sardar Shaukat Ali Kashmiri)是巴基斯坦占領區喀什米爾的一名專業律師,曾兩次被巴基斯坦絕密機構三軍情報局綁架。他在瑞士流亡了十多年。他作為喀什米爾人民聯合民族黨(United Kashmir People’s National Party)的政治領袖和資深人權活動家,頻繁忙於遊說,並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和歐洲議會關注巴基斯坦和世界其他地區的人權問題。《呷新聞》在8月底成功獲得了對薩達爾的獨家採訪。

當巴基斯坦絕密機構綁架你時,你有什麼感受?

薩達爾告訴《呷新聞》,三軍情報局非法綁架人民是凌駕於法律之上的。特別是在巴基斯坦,司法機構沒有法治,未能提供補救措施來保障受害者。「當時,我很無助,我什麼也做不了,但我擔心的是我的父母和其他親愛的人,特別是我的孩子,我被拘留了九個多月。我很無助,我什麼也做不了,但我擔心的是我的父母和我的其他親人,特別是我的孩子,我被拘留了九個多月。我無法接觸到我的律師或司法機構」。

薩達爾指出,他的父母不知道他的下落。最終,由於示威遊行和國際社會的壓力,特別是來自歐洲議會中英國代表的壓力,他才得以被釋放。

薩達爾還說,「特別是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及其小組委員會和國際特赦組織發起了一場爭取我獲釋的運動,最終促使巴基斯坦政府釋放了我。不過,當他們釋放我時,他們還是警告我,如果你下次再談論人權或恐怖主義,那麼下次我們不僅會逮捕你,而且會殺死你和你的家人以及你的朋友。後來,我就來到了瑞士,尋求政治庇護。現在我在瑞士生活了將近20年,他們接受了我的難民身份」。

攝:比勒·巴魯契/呷新聞

你如何描述目前中國是現代殖民國家的概念?

薩達爾分析說,斯里蘭卡和馬來西亞曾與中國企業達成一些協議。「現在他們的最高領導層宣布,中國在這些地區殖民,他們變成是中國的一個殖民地。這就是為什麼巴基斯坦的經濟專家,宣布中巴經濟走廊(CPEC)不能成為巴基斯坦的一個項目。

薩達爾表示,中巴經濟走廊其實就是現代版的東印度公司。他說,當年東印度公司來印度時,是為了商業利益。但後來英國還是搶占了整個印度,只有一些被宣布為土邦(princely state)的地區是半獨立的。然而,現在被稱為巴基斯坦、印度和孟加拉國的大部分印度地區,當時都在英國殖民之下。目前,中國正在對這些國家進行殖民統治。那些在地緣政治上戰略位置重要的地區,中國認為應該派出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佔領。當前,已經有許多人目睹中國大規模占領巴基斯坦控制下的喀什米爾地區。

薩達爾強調,「在俾路支省,是中國軍隊和中國的商業公司打交道,但他們什麼都不做。在中巴經濟走廊項目中,其實是中國政府和巴基斯坦政府安插的軍隊需要資金。巴基斯坦政府無法保護巴基斯坦的主權和利益,因為他們需要資金,而中國正在提供資金」。

圖片來源:United Kashmir People’s National Party

你是如何描述拉達克局勢和中印之間的衝突的?

薩達爾想澄清的是,拉達克是查謨和喀什米爾土邦(Jammu and Kashmir princely state)的一部分,而它們都是印度行政當局管理的一部份。像拉達克、查謨和斯利那加。在2019年8月5日之前,它們還是一個政治實體。

薩達爾說,拉達克、查謨和喀什米爾現在成為印度聯邦的領土。歷史上,查謨和喀什米爾邦與印度簽署了一項條約,這就是為什麼拉達克是印度控制的喀什米爾的一部分。但毫無疑問,中國跟拉達克沒有任何關係。中國不曾主張拉達克是他們的一部分。這次印度和中國之間的衝突,慢慢地讓人看透很多事實。

薩達爾繼續說道,「之後,印度軍隊開始反抗,最近有20名印度軍隊被殺,還有很多人受傷。但我想說,沒有歷史證據表明,拉達克是中國的一部分。過去,拉達克和西藏都是獨立的國家。自1846年以來,拉達克成為查謨和喀什米爾的一部分和部分,所以我認為中國的目的是為了奪取土地,這是它的全球政策。中國想製造與印度邊境的衝突,而不是照顧人民。中國試圖製造一場戰爭的局面」。

圖片來源:Sardar Shaukat Ali Kashmiri/Facebook

您認為中國近期的「一帶一路」項目會在喀什米爾地區帶來哪些人權問題?

薩達爾說,長期以來,這些地區的人權已經受到侵犯,其自然資源已經被巴基斯坦開採。人民沒有辦法向憲法法庭求助。「巴基斯坦雖然擁有4至5個省,但這些省之間相互爭鬥,這就是為什麼一些地區主張要求從巴基斯坦獨立的原因,他們非常大聲地說,巴基斯坦人口最多的旁遮普省正在掠奪他們的自然資源。但他們在憲法法庭上沒有憲法聲音,再加上巴基斯坦的司法機構也不夠獨立,導致這些地區生活在壓力之下。

薩達爾說,在巴基斯坦境內沒有言論自由,更沒有獨立媒體可以突出這些問題。巴基斯坦政府試圖壓制的每一個聲音,連同司法機構做出對異議者判處40年、60年甚至90年的監禁。最近,來自吉爾吉特的著名人權活動家巴巴·揚(Baba Jan)和他的12名同事,為人民的基本權利和那些流離失所的人,以及那些現在面臨40、80和90年監禁指控的人發聲。

攝:比勒·巴魯契/呷新聞

您作為和平大使,對中國和台灣有什麼看法?您是如何看待這兩個國家的?

1912年至1947年,中國由中國國民黨統治。毛澤東和共產黨在1948年執政,國民黨領袖蔣介石被打倒,逃到台灣。薩達爾分析,蔣介石宣布中華民國與共產中國無關。他說,「這是國際政策,但我的看法和經驗,台灣是非常民主的。以前香港也是民主的,但中國現在慢慢侵占香港人擁有的基本權利」。

薩達爾認為,國際社會應該照顧台灣。他質疑。「如果中國宣稱自己是自決的擁護者,為什麼中國不接受台灣保持獨立的權利?為什麼中國總是威脅他們?」薩達爾認為,從國際社會方面來看,國際社會不足以照顧台灣是不幸的,台灣人民有權利無憂無慮地生活,享受主權和獨立。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獨家:俾路支流亡國王警告中巴經濟走廊是旁遮普和中國的軍事項目

By

比勒·巴索契是《呷新聞》駐法國、瑞士與聯合國的特派記者,他主跑聯合國和歐洲議會,並從事主持人與採訪工作。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