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娛樂業會更加動畫化嗎?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這場武漢肺炎疫情,幾乎重新定義了娛樂業的每個方方面面。由於錄製電影已經無法再在片場親自進行,使得動畫片和影集的受歡迎程度快速攀升,主要是因為供應網飛(Netflix)、亞馬遜和Hulu等串流媒體服務所造成。在疫情初期,網飛宣布,當各國下令居民待在家裡時,它獲得了1000萬的新用戶,它在全球的用戶數達到了近1.93億,這讓它的競爭對手很難跟上。不過,該公司聲明中也提到存在的不利因素,「我們估計,電影的暫停製作將導致我們的原創作品在下半年的比重更大,不過我們預計全年的原創作品總數仍將高於2020年」。

台灣動畫片《繼園臺七號》。圖片來源:《繼園臺七號》

楚巴動畫(Truba Animation Studio)的創意總監格雷格·夏普(Greg Sharp)解釋說,在封城之前,很多給予串流媒體播放的內容已經在籌備中了,「大的串流平台正播出更多的動畫節目,但它們早在肺炎疫情爆發前就會製作」。楚巴動畫團隊為客戶創造了迷人的視覺效果和故事,從HBO、《瑞克和莫蒂》、愛迪達,到唐納·葛洛佛(Childish Gambino)的音樂影片等等。夏普還說,「由於從開始製作到試播片需要1.5年的時間,所以疫情是否會帶來更多的節目,一切還為時過早」!作為一名來自紐西蘭的電影人、動畫師、作家和概念藝術家,夏普吸取了藝術工作者會有的「怪異性格」,他幾乎覺得自己有責任對待所有作品都保持「強烈、超現實、極端」的感覺。

台灣動畫片《寂寞碼頭》。圖片來源:紅色外星人工作室/Facebook

如今,夏普不得不暫停親自製作、轉為遠距離工作的節目,他認為這是一個痛苦的轉換,「首當其衝,落在協調人和製作人身上,他們要維持節目的正常播出」。他還表示,這導致3月至6月期間,海外工作略有增加,包括澳大利亞和西班牙,那裡的動畫音樂影片的需求量很大。然而,在夏天的時候,與在美國的情況類似,需求逐漸減少。「從我在其他工作室看到的情況來看,似乎效果還不錯。對於在家工作的承包者來說,我相信大家會懷念一起在同一個空間工作的友情,因此我們相當積極,無論如何,動畫主要是在螢幕上工作」。

近年來,新的動畫風格正在使這個已經蓬勃發展的行業取得更大的成功。隨著所有媒介技術的進步,還有許多其他吸引人的行業,改變了我們感受世界的方式。從我們使用的App到我們每天網路消費的內容;數位動畫已經塑造了許多人透過螢幕體驗世界的方式。「技術在未來的動畫行業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隨著新的螢幕、格式和新的體驗,我們將看到更多的動畫」,巴西運動設計師和平面藝術家拉斐爾·阿勞霍(Rafael Araujo)分享道。他告訴《呷新聞》,在加州洛杉磯隔離期間,他比平時更忙,在全球創意設計和科技公司巴克(Buck)工作。他還說,「很多需要真人拍攝的電影項目都被擱置了,所以客戶都在尋找動畫作為解決方案」。阿勞霍將他的繪畫風格和二D動畫取名為「冷靜和沉思」,這吸引了他的Instagram粉絲,他們在隔離期間參與他的動畫自畫像其他親近的角色。為了獲得靈感,他不僅利用情感、歌曲、事件或電影,還從參觀博物館中獲得靈感。

疫情也關閉了所有的博物館,這些博物館依靠動態圖形和動畫視覺效果進行展覽。「目前的很多合約在武漢肺炎之前就已經獲得了資金,並且還在整理中,博物館一直想方設法在盡可能多的防範措施下,重新向參觀者敞開大門」,埃里克·卡爾森(Eric Carlsen)提到。作為麻薩諸塞州「北極光製作」(Northern Light Productions)的首席動畫師,他覺得自己很幸運,在閉館期間,他的工作量保持相當穩定。卡爾森已經參與十多年的電腦繪圖工作,他的2D和3D動畫作品可以在北美、波多黎各和加拿大的博物館裡看到;也可以在艾美獎提名的《運動的誕生》一片中看到。雖然卡爾森認為自己「非常幸運」,能在這個適合遠距離工作的行業工作,但他仍對未來的工作充滿了不確定性。他認為,「很難預測未來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很顯然,博物館一般都非常依賴親臨現場的參觀者。武漢肺炎很可能會導致很多變化,例如將更多的內容搬到網路上,不再是『親身』體驗。」

動畫師轉向遠距離工作,一個突出且積極結果是,在美國和全球許多國家,動畫的可獲得性正在上升。阿勞霍對這樣的結果充滿希望,「在我看來,動畫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處於上升期,如果你想到任何數位螢幕、使用者介面設計、電子面板、VR、汽車等,總會有對動畫的需求;即使是簡單的事情,比如動畫化『按讚按鈕』」。隨之而來的是,商業作品正在繼續圍繞並轉化為可在多個媒體平台上分享的內容。夏普認為,這對像楚巴動畫這樣的工作室來說是有利的,「像我們這樣的工作室基本上專注於創作我們認為有吸引力的東西,然後可以挑選『這就是某某品牌的客戶喜歡的東西』,然後和我們合作」。

由於這個世界有無限種選擇,動畫人物、動態圖像、視覺效果和其他電腦生成的圖像藝術依然盛行。夏普最後說,「世界正在走向視覺刺激的高峰嗎?曾經有對『快餐』的反擊,現在又有對『快時尚』的反擊。我們會不會看到世界推給人們的一連串圖像和內容的反擊?我們將拭目以待」。隨著消費者對更多高畫質影音和沉浸式視覺體驗的胃口越來越大,他們可能是唯一有決定權的人。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葉望輝:適度健康的民族主義是件好事

By

維多利亞·岡薩雷斯是《呷新聞》駐美國特派記者,報導不同社區的當地新聞和娛樂故事。透過報導,她希望能讓大眾看見那些經常被忽視的話題或事件。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