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明星主演的印度獨立電影 在武漢肺炎期間上架OTT平台獲得觀眾青睞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電影被認為是一種有助於逃避現實的藝術形式。而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這項方式在全球被廣泛運用。在電影院被迫關閉的情況下,自我隔離下的人們選擇在串流媒體服務(OTT)平台上觀看電影和電視節目。根據JustWatch發布的統計數據,一款幫助用戶在OTT平台中尋找電影和電視劇的熱門應用,其網站的流量增長了100%。在行動軟體發行平台MoMagic進行的一項調查中,54%的印度人喜歡在電影院看電影,而有44%的人認為在OTT平台上看電視節目和電影。而這也為年輕和即將到來的電影製作人帶來了一個黃金機會,他們可以在這樣的平台上發布自己的作品,並保持他們長期以來所瞄準的觀眾數量。

電影除了是一種逃避現實的方式,也是一種現實主義的描寫,被稱為社會的鏡子。現有很多電影人,如阿努拉格·卡許亞普(Anurag Kashyap)、安布哈雅·辛哈(Anubav Sinha)、迪格維傑·喬漢(Digvijay Chauhan)、阿倫克麗塔·希里瓦斯塔娃(Alankrita Srivastava)、塔布瑞茲·諾拉尼(Tabrez Noorani)、琳娜·亞達夫(Leena Yadav)等,他們更多的是專注於創作現實主義的內容,而他們不是把觀眾帶到一個幻想的世界,而是相信,透過展示殘酷的現實和真實的內容來教育人們。

24歲的馬諾哈爾·奈克(Manohar Naik),職業是剪輯師,但曾擔任過助理導演、二號攝影師和調色師,參與4部非虛構電影和1部虛構電影中。他說,「現實主義電影一直存在,只是我們從未重視過它。像戈文德·尼拉尼(Govind Nihlani)、希顏·皮尼哥(Shyam Benegal)、比馬爾·羅伊(Bimal Roy)、古魯·度特(Guru Dutt)這樣的電影人,在過去已經做到,而當代也很多人也在做。我認為獨立電影未來一定會崛起,而敘事的本質已經發生了急劇的變化,這將是觀察它如何改變和挑戰觀眾的有趣的事情。

圖片提供:馬諾哈爾·奈克

目睹了從電影院到OTT平台的模式轉變,他進一步補充,「是的,隨著時間的推移,觀眾的口味已經發生了一定程度的變化,像《Panchayat》或《Gullak》這樣的網絡節目在當今時代可以做得很好,像《Gamak Ghar》這樣的電影可以通過Mubi這樣的平台接觸到大眾,而且與10年前相比,現在有更多種的資源接觸到觀眾,所以電影製作人可以大膽地去講述他們真正想講的故事」。

他曾在印度公共服務廣播信托基金(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 Trust of India)製作的《讓印度無障礙》(Making India Accessible)項目中擔任助理導演和編輯,該項目於去年在德里(Delhi)的「無框架電影節」(Open Frame Film Festival)上放映。而去年在印度果阿國際電影節(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of India, Goa)上放映的一部,以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凱拉西·沙提雅提(Kailash Satyarthi)的生平為題材的56分鐘非虛構電影,也是由他拍攝(第二攝影師)和剪輯(預告片和預告片)的。該片由印度電影部門(Films Division of India)製作。

圖片提供:馬諾哈爾·奈克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人們看電影的偏好已經發生了變化,主要轉移到OTT平台上,這不僅證明了當前形勢的便利性,還幫助沒有或與大牌相關原因而被忽視的內容,並在觀眾人數上達到了新高。據瑪諾哈·奈克(Manohar Naik)介紹,「人們在尋找內容,他們希望看到一些新的東西,新鮮的東西。另外對於獨立電影來說,發行和分銷電影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漸漸地OTT就是解決之道」。

他還說,「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它讓這個行業變得更加民主。如果你想製作一部電影並放映它們,我想現在是最好的機會。最終,電影院會回來,但觀眾的轉變會在那裡。我敢肯定,現在你不能只靠一個大巨星主演來駕馭一部電影。你需要演員,更重要的是要有一個好的故事,才能讓船航行」。

圖片提供:馬諾哈爾·奈克

瑪諾哈·奈克非常欣賞印度電影人,如希顏·皮尼哥(Shyam Benegal)、賽·普蘭帕耶(Sai Pranjpayee)、阿努拉格·卡許亞普(Anurag Kashyap)、安布哈雅·辛哈(Anubav Sinha),以及印度的電影人,如維崔瑪倫(南印度)、納格拉吉·曼朱麗(馬哈地)和麗瑪·達斯Rima Das(阿薩姆),他也仰慕國際電影人,如是枝裕和(日本)、楊德昌(台灣)、肯·洛區(澳大利亞)和查理·考夫曼(美國)。

他拍攝和編輯的所有此類項目之一就是《幽靈村》(Ghost Villages),該項目已上傳到他的Vimeo帳戶中。這是一部紀錄片,敘述在北安查爾邦(Uttarakhand)的苦難移民,以及在那裡的人如何生活?以及生計受影響、生活在偏遠地區的村莊,如Pakhri,Matkund。他還討論了他的兩個最新和即將到來的未命名電影製作。其中一部是在北印度(Hindī)的心臟地帶製作的小說電影。第二部是紀錄片,其拍攝工作已經完成,但後製工作還沒完成。他說,「是關於印度的一所吠陀學校。吠陀文本在現代的相關性,以及西方的生活價值觀如何滲入我們的文化。關於這部電影,我現在能分享的不多。它仍然有待編輯」。

《幽靈村》電影拍攝的目的

這部紀錄片的主要目的是強調發生在北安查爾邦(Uttarakhand)的苦難移民,以及生活在Pakhri、Matkund等偏遠村莊的人們的生活如何受到影響,在那裡你必須步行12公里才能獲得基本設施。在拍攝過程中,讓人印像深刻的是,那裡的村莊裡已經沒有年輕人了,每個人都從那裡搬出去找工作或者接受更好的教育。透過這個平台,我想成為當地人的代言人,他們受苦受難了這麼久,想要更好的生活設施,但他們還沒有得到,政府在各個方面都沒有做到。那裡的房屋已經被遺棄、破損,幾乎處於消失的邊緣,人們被迫遷徙,為家人賺取一些糧食。對於有自己家的人來說,住在城市的租房裡是一種遺憾。

— Anna Wong, Volunteer

很多年輕和即將到來的電影製作人正在提供現實的內容,主要目的是利用現有的資源,向觀眾傳達強烈的資訊。他們不僅將電影描繪成一門娛樂的藝術,也讓觀眾認識到現實主義。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煤炭庫存短缺的印度陷入電力危機

By

謝法里·拉納瓦特是《呷新聞》駐印度特派記者,也是一名部落客。她有在不同媒體工作的經驗,想做一個外事或戰爭相關的記者。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