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武漢肺炎封城對百老匯和美國戲劇工作者產生什麼影響?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在這波武漢肺炎大流行中,對娛樂業產生了巨大的變化,電影製作、音樂表演場地和工作室都被迫關門。百老匯(Broadway)和外百老匯(Off-Broadway)主要受到影響,因為所有演員都沒有了工作。紐約市的劇院通常都是座無虛席,在紐約州長3月份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後,觀眾很難在劇院內維持社交距離。由劇院老闆和製片人的組織「百老匯聯盟」(The Broadway League)共停演了31部計劃超過一年的作品。

這場百老彙史上最大規模的停產,讓數千名演員和製作人員無法獲得他們賴以生存的穩定收入。這不僅給演員、導演和服裝設計師帶來了經濟問題,也給化妝師或音響、燈光師等巨大的幕後工作人員帶來了經濟問題。根據「百老匯聯盟」公布的一份報告,百老匯行業共創造了當地9萬6900個工作崗位。在2018年至2019年期間,它還從門票銷售中為紐約市的經濟貢獻了18.3億美元。劇院區是紐約市的一個巨大旅游景點,但隨著武漢肺炎的病例不斷增加,遊客數量下降導致了數百萬美元的損失。

至於大蘋果(指紐約市)之外的其他劇院社區,停工也是一個令人痛苦的現實。這給製作團隊帶來了壓力,他們必須制定出讓觀眾在未來觀賞時能保持社交距離的規則。例如,透過在每一排之間跳過座位,或使用較小的演員陣容,以安排座位的方式賣票。負責在美國關島太平洋地區的劇院製作的伊內斯特·歐喬科(Ernest Ochoco)為《異形奇花》(Little Shop of Horrors)這齣音樂劇賣出超過5000個座位;這個是在武漢肺炎疫情開始時的製作。該劇改編自1982年的外百老彙搖滾音樂劇,講述了一個花店店員發現了一個捕蠅草(Venus fly-trap),並以他心愛的同事奧黛麗的名字命名的故事。他的獨特設想是創造一種「出乎意料的沉浸式體驗」,讓觀眾有機會參與到劇情中。演員們會從舞台上下來,與觀眾互動,聚光燈將打在他們身上。

羅伯特·特諾里奧來自Expressions工作室。製作單位是GATE劇院。黑暗中的發光照片名字從左到右是Randall Johnson博士、Iana San Nicolas和Tim Dominguez。圖片提供:伊內斯特·歐喬科

歐喬科在解釋了他和同事們面臨的財務挑戰後告訴《呷新聞》,「我們都很失望」。當停工而被迫關門時,他和他的同事們面臨著財務挑戰。從彈出式廣告、廣告看板、記者會到媒體參觀,他的所有計劃突然被延遲,至今仍是未知數。僅管如此,歐喬科還是樂觀地認為,一旦有了可行的疫苗,現場戲劇體驗將會回歸。「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為藝術繼續堅持下去。我們將需要藝術來再次提升人性」。 他希望劇幕能早日再次拉開,「我希望我們都能從這次經歷中吸取教訓,不僅僅是醫學上或經濟上的教訓,而是記住我們彼此之間的愛,人類的同情心、不屈不撓的精神和人性本有的善意」。

導演和舞台經理合影。下排左至右分別是伊麗莎白·聖·尼古拉斯、林恩-阿托伊格。前排從左至右則是理查德·聖·尼古拉斯、伊內斯特·歐喬科(導演)、奧德利二世(角色)、安吉·卡馬喬。圖片提供:伊內斯特·歐喬科

除了疫情帶來的各種變化,結束種族主義、團結更多業內人士的要求也開始發酵。演員兼作家的格裡芬·馬修斯(Griffin Matthews),以及音樂劇《漢密爾頓》(Hamilton)的創作者林·曼紐拉·米蘭達(Lin-Manuela Miranda)等名人,他們在百老匯和全國各地分享他們對黑人社區的支持。對於像吉納維芙·伊內茲·麥卡錫(Genevieve Inez McCarthy)這樣最近才開始戲劇職業的表演者來說,這些活動來得出乎意料,但卻充滿了對那些不常被討論的問題的反思。她提到,「我認為暫停一下,可能會讓這個行業耳目一新,尤其是在這個行業有這麼多種族不公平的現像被提起的情況下」。這位音樂劇女演員對發生的變化感到高興,並補充道,「百老匯將不得不在更多方面進行重建,但我認為這個行業未來會變得更好!」

麥卡錫在紐約的玩家劇院演出音樂劇《人類的孩子》(Humanity’s Child)。圖片提供:納維芙·伊內茲·麥卡錫

在封城之前,麥卡錫每天晚上都在美國和加拿大不同的城市為「鯊魚寶寶Live秀」(Baby Shark Live)進行巡演,這是一場以鯊魚寶寶(Baby Shark)為原型創作的兒童搖滾音樂會和音樂劇。巡迴原定到一直演到7月,這讓3月份必須停業的消息變得難以說明。麥卡錫告訴《呷新聞》,「發現被取消的當晚,我們只有立即收拾行李,第二天就上飛機了」。麥卡錫曾希望搬回紐約市,在疫情爆發之前,她有機會在那裡唱歌跳舞,包括在一個非百老彙音樂劇場「玩家劇院」(The Players Theatre)擔任主角。她曾嘗試寄送不同希望獲得試鏡的信件,希望能繼續靠演出來維持收入,直到她意識到未來幾個月不會有其他的戲劇製作或相關的臨時工作。

麥卡錫在音樂劇「鯊魚寶寶Live秀」巡迴演出的舞台上表演。圖片提供:納維芙·伊內茲·麥卡錫

麥卡錫對她在需要保持社交距離前的現場表演念念不忘,「我絕對懷念成千上萬的人擠在劇院裡的樣子,能量會很高,不會因此有人感到憂慮!」雖然未來若將觀眾分散,可能比不上以前的盛況,但她仍期待著一旦有了疫苗,小劇場能順利開張。她告訴《呷新聞》,「未來解封后的幾場演出,即使規模很小但能再次開演時,那將是超級神奇的事情,所以我打賭我們會看到一些美麗的時刻出現」。

「百老匯聯盟」主席夏洛特·聖馬丁(Charlotte St. Martin)表示,要努力「讓依靠這個行業謀生的人重獲新生」。她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會回來的,我們還有很多故事要講」。劇院正在為所有已經購買在風城期間和之後會進行的表演門票提供退款和換票。而「百老匯聯盟」表示,劇院還將繼續關閉至2021年1月3日。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乞丐國家隊! 蔡政權化緣到的疫苗比花納稅人錢買的還多

By

維多利亞·岡薩雷斯是《呷新聞》駐美國特派記者,報導不同社區的當地新聞和娛樂故事。透過報導,她希望能讓大眾看見那些經常被忽視的話題或事件。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