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圖阻止維吾爾在聯合國的代表發言失敗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中國駐日內瓦代表團上星期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兩度未能阻止維吾爾族著名人權維護者和政治家發表談話。

在日內瓦聯合國大樓繼續舉行的人權理事會第48屆會議期間,中國駐日內瓦代表團試圖兩度阻止維吾爾著名人權捍衛者兼政治人物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在大會就第4項一般性辯論發言。

在多里坤·艾沙發言期間,一名中國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的代表提出了第一個程序問題,並聲稱,「他沒有被列入非政府組織名單,也不是非政府組織的成員。他是反華組織的成員,屬於極端組織,允許他在安理會進行反華活動,嚴重破壞了聯合國組織的章程和目標」。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主席回應中國代表的反應說,「根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規定,多里坤·艾沙的非政府組織已獲得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的正式認可」。

「就發言者而言,這確實是有關非政府組織的問題,如果你對非政府組織有任何投訴,你可以向經社理事會的非政府組織委員會提出」。

人權委員會主席拒絕了中國提出的第一個程序問題,並允許多里坤·艾沙繼續發言。

當多里坤·艾沙重新開始發言時,中國代表再次提出第二個程序問題,並聲稱「這個自稱是非政府組織代表的非政府組織代表是反華的,嚴重違反了人權理事會的規則,我們再次要求人權理事會主席阻止他,並對這起事件負責」。

針對中國代表的異議,人權理事會主席再次告知中國代表,所有這些都是根據經社理事會的規則,如果你有任何反對意見,請連繫非政府組織委員會,然後主席再次允許多里坤·艾沙繼續發言。

關於中國代表的兩次失敗,我找到了多里坤·艾沙,並問道,「為什麼中國總是試圖阻止你的聲音?」

多里坤·艾沙說,中國政府長期以來一直壓制任何威脅其領導層和中國共產黨中央權力的人。許多群體因為要求尊重他們的權利和自由而面臨中國政府的迫害,包括維吾爾人、西藏人、南蒙古人、香港人以及中國人權維護者。

我問多里坤,「為什麼中國要給你們貼上恐怖分子的標籤?」

多里坤·艾沙回答說,「中國試圖壓制那些反對中國罪行的人的聲音的方法之一,就是給他們貼上恐怖分子的標簽。在911事件和全球反恐戰爭之後,中國尤其是這樣做的,從而采用西方的言論來為鎮壓維吾爾人和其他人辯護。就我個人而言,中國當局繼續給我貼上恐怖分子的標籤,試圖阻止我在聯合國、歐盟和其他國家政府及多邊機構發言。它甚至試圖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緝令系統來這樣做。不過,中國從來沒有能夠為這種說法提供證據,這表明它使用『恐怖分子』這個標籤的恣意性」。

當我問到你認為中國會對你和非政府組織采取什麼措施來阻止你在聯合國的發言時,多里坤·艾沙回答說,中國已經盡其所能阻止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和他在聯合國上的發言。「就在上星期,當我在人權理事會期間將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作為一個緊急項目提出時,中國代表團打斷了我的發言,試圖誹謗我的名字。在其他許多場合,中國代表團向其他聯合國代表團發信,試圖說服他們不要聽我們的」。

多里坤·艾沙說,「我們許多人都在與強大的專制政權作鬥爭,有時可能很難讓人聽到你的聲音。因此,人權捍衛者和受迫害群體團結起來,用放大的聲音說話,這一點至關重要。這將迫使世界傾聽我們的聲音」。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中國政府和中國黑幫是否參與了器官移植?

By

比勒·巴索契是《呷新聞》駐法國、瑞士與聯合國的特派記者,他主跑聯合國和歐洲議會,並從事主持人與採訪工作。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