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律師的女兒揭露她與父親在失蹤前的最後通話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在爸爸的夢裡,一位小女孩敲了敲我爸爸的門,她看上去七、八來歲。她問了問我爸爸,能不能借他手中的那隻筆。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我的爸爸沒有電腦。他不懂得如何打字。他所有的武器,就是一支筆。我爸爸說,那是我唯一的東西,我不能給你。而那個小女孩說,『要有耐心。等我用完這支筆,我就把它還給你』」。這是4年前,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在失蹤前,最後一次與女兒耿格的通話。

根據高智晟的自傳,他出身於陝北的貧寒家庭,曾為了溫飽而加入解放軍。27歲那年,他來到新疆,一面推車賣菜,一面自學,並在30歲時自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畢業。1995年,31歲的高智晟在新疆烏魯木齊成為律師,隔年開始執業,幫助許多弱勢家庭,並免費擔任他們的辯護律師。2000年,36歲的高智晟從新疆搬到北京,並成立律師事務所,更在2001年被中國司法部評選為「中國十大傑出律師」。

在擔任律師期間,高智晟給自己定下了執業生涯的規矩:三分之一案件,都為窮人弱勢免費打官司。高甚至自掏腰包資助當事人。由於為弱勢族群發聲,甚至代理法輪功案件並參與中共活摘器官調查。2005年,高的事務所被中共政權勒令停業,並開始控制高的人身自由。2006年,高遭到秘密逮捕,被以煽動顛覆罪起訴並遭秘密審判判刑,並在監獄內遭受酷刑。

高智晟一家。圖片來源:耿和/Twitter

根據《大紀元時報》報導,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周永康2006年指令成立了一個專案組,每個星期一召開一次例會,匯總有涉高智晟案件的國內外情報以及最新所謂的「敵情動態」。而高自2006年開始,多次遭到綁架、入獄以及失蹤。儘管高在2014年出獄,但仍舊被中共當局持續軟禁。2017年8月,高再次失蹤,至今音訊全無。

今年7月13日至15日,前川普政府的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和前歐巴馬政府的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斯維特(Katrina Swett)於美國華府發起了一個關於國際宗教自由的會議。在這次會議上,高智晟的女兒耿格受邀出席並向國際透露父親的近況。

攝:周子愉/呷新聞

耿格回憶起在中國的生活,她說不僅僅是她的父親,他們一家都受到了折磨。他們生活在24小時的監控下。「我記得2005年的普通一天,當時,我爸爸,已經在拘留所了。當我媽媽告訴我,我爸爸在出差。她把我帶到了當地的一家理發店。然後突然,一打穿黑衣服的人,他們有像巨大的相機,像手電筒一樣不停地靠近我們的臉。然後我母親回到了公寓。當我們到達那裡時,我們的保姆和我的弟弟,他們都躲在角落裡。警察清空了我們的公寓。然後說那些都是罪惡的證據」。

耿格說,「他們甚至拿走了我們的鍋子,因為很顯然地,連鍋子也被當成是一個罪證。從那天開始,警察禁止他們出去。七到八個警察和我以及我的弟弟一起住在我們的公寓裡」。耿格清晰記得,在他們家監視的警察有一個小筆記本,並記錄他們家的一舉一動。「包括我的弟弟什麼時候哭?他為什麼哭?我什麼時候洗澡?我洗了多久的澡?等等無聊的事情」。

耿格在峰會上強調,「我想說有幾千萬個像我這樣的家庭。在中國,他們之所以受苦,只是因為他們為他人站出來,為他人說話。而他們正在經歷巨大的痛苦,只是因為他們的信仰」。當被問到是否繼承了父親的工作?耿格回答,「我試圖很多時候認為自己作為一個螢火蟲,我生活在這個非常黑暗的地方。當沒有光的時候,我相信我可以在自己身上點亮一盞燈,因為我是一隻螢火蟲。所以在某種程度上,我會說是的。我在繼承他的價值」。

妻子耿和希望高智晟出獄後第一眼就能看到這張照片。圖片來源:中國政治犯關注

最後,耿格希望每個人心中都有希望,並盡可能多地為更多人祈禱。她說,「因為很多在監獄裡的人,我認為讓他們活著的唯一原因,是我們之外的人在關心他們,仍然在為他們祈禱。這很重要。我們不能忘記那些人,即使我們不認識那些人,他們需要我們的信仰」。

在談話即將結束時,與談的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副主席、家庭研究理事會(Family Research Council)會長托尼·帕金斯(Tony Perkins)為耿格以及她的父親禱告,「她從她父親那裡接過了自由的火炬,即使只是短暫的時間,我們也祈禱他能再次帶著這個火炬回來」。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獨家:川普確定終止《香港政策法》取消港人免簽 美國當前危機委員:若受迫害會另外對待

By

周子愉於2020年07月起擔任《呷新聞》總編輯,主要報導與關注台灣政治、中國人權,西藏人權,新疆人權、香港政治以及美國政治,過去曾專訪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香港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以及台灣多位政治人物。在《呷新聞》前,曾待過東森電視與民視,並擔任記者。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