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新疆集中營參與美國會聽證 哈薩克難民與前宗教自由大使見面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逃離新疆集中營的哈薩克人古孜拉.阿瓦爾汗(Gulzira Auelkhan)美東時間今(13日)下午,在華府參與美國國會蘭托斯人權委員會(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的全球宗教自由聽證會(The State of Religious Freedom Around the Globe),會中除了描述她倖存與逃亡的過程,更描述中共以酷刑、強暴,折磨在集中營的維吾爾人與哈薩克人。此外,古孜拉稍晚也參加由前美國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主導的2021國際宗教自由峰會(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Summit 2021),並與布朗巴克前大使會面合影。

古孜拉在美東時間13日下午,以視訊方式受邀參加美國國會聽證會,主辦的是跨黨派的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其前身為國會人權小組(Congressional Human Rights Caucus),其既定使命是「在國會內外以無黨派的方式促進、捍衛和倡導國際公認的人權規範」。古孜拉在證詞中表示,他和先生特新佔·伊薩那力(Tursynzhan Issanali)在2011年6月23日結婚,他們的女兒拜洋·特新佔(Bayan Auelkhan)目前和他們一起在美國生活,但中共當局至今仍將他的三個養女扣留在新疆。

古孜拉的丈夫與女兒一同觀看全球宗教自由聽證會的現場轉播。攝:周子愉/呷新聞

古孜拉提到,1993年她上初中時,不得不輟學在家照顧生病的父親。在1997年中共強制性重新安置她們這個放牧家庭後,她變成了一個農民。2014年她移民到哈薩克時,女兒拜洋才10個月大。2017年7月古孜拉的姐夫、妹夫受中共警察的指使打電話給她並要求她回中國。2017年7月中旬,古孜拉由霍爾加斯海關返回中國,中共當局隨即將她逮捕,並將她送進位於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伊寧縣的集中營。官員們聲稱,古孜拉移民到哈薩克,因此思想有問題,需要愛國教育、意識形態教育和中文教育。她在那個集中營待到2017年11月1日,官員們將她轉到第二個位於前伊寧縣婦幼保健醫院舊址的集中營。

根據古孜拉的證詞,中共官員2018年7月2日再將她送到由前伊寧縣第四高中改建的第三個集中營。她在那兒待到2018年8月26日。在國際社會向中共官員施壓後,新疆當局開始轉移囚犯、拆除監視器、平整空地並將把牆粉刷成白色,並允許真正的高中生在學校裡學習。她的先生在2017年11月向位於哈薩克阿拉木圖的人權機構「阿塔珠爾志願者組織」(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Atajurt字意為父親的家園)創辦人賽爾克堅(Serikzhan Bilash)發出求救。賽爾克堅與古孜拉的先生開始為她呼籲,捍衛她在哈薩克的權利。而聲援的結果,讓古孜拉沒有被判長期徒刑。古孜拉認為,如果沒有這場呼籲,她可能會被判處15年至20年的徒刑。

古孜拉在證詞中提到,當她被審訊的前一天,中共官員們給她和其他被拘留者看了75條中共官方政策。中共官員迫使他們承認自己犯罪。中共官員告訴他們,「只要你承認這些罪名,你就自由了」,以此來逼迫他們認罪。有一些被拘留者選擇認罪,在認罪書上按手印,並用中文在下面簽上名字。第二天,當他們的家人來接這些囚犯回家時,中共官員則對他們的家人撒謊。官員們聲稱他們被拘留的親人已經認罪,因此正被送往集中營改造思想。因為這些家人不知道真實情況,因此信以為真,並在同意書上按下手印。官員們給囚犯的罪名通常是宗教極端勢力,與境外反華勢力勾結等。

古孜拉披露,因為中共當局在她所待過的四個集中營裡安裝監視器,包括洗手間里和浴室裡,因此她和其他被拘留者都沒有隱私。監獄裡實行一系列嚴格地規定,包括洗澡時間不得超過10分鐘。中共官員甚至讓他們上廁所不得超過2分鐘。若任何被拘留者超時,中共爪牙將會用電棒敲擊被拘留者的頭。古孜拉2019年1月30日因頭痛和噁心而要求做體檢。此外,古孜拉還提到,集中營剛來的被拘留者,將被強迫施打250元人民幣的「流感疫苗」 。古孜拉回憶,在接下來的6個月裡,她每星期流鼻血2至3次。「那個時候或者其它我們生病的時候,獄卒就給我們吃安眠藥」。

古孜拉與「阿塔珠爾志願者組織」創辦人賽爾克堅(Serikzhan Bilash)一同出席聽證會。攝:周子愉/呷新聞

古孜拉作證時表示,她不喜歡吃米飯,獄卒卻要求被拘留者天天吃。若任何人違背,中共官員將折磨他們,讓他們坐「老虎凳」—一種酷刑,像是浸水刑凳。古孜拉表示,她覺得很奇怪,她開始對吃米飯上癮,「如果我不按時吃就會胃痛」。除了肉體折磨外,古孜拉和其他囚犯還遭受心靈和精神上的折磨。古孜拉回憶,在集中營裡,獄卒迫使他們學普通話和中共法律。還要求他們學會3000個漢字。古孜拉的普通話只有非常基礎的水平,要想在考試中達到要求的80分以上特別困難。「因為我和其他囚犯擔心如果我們考不過會被延期拘留,我們就偷偷地把答案寫在手指上。當獄卒抓到我們作弊時,他們把針插入我們指甲下面。這種劇烈的疼痛扎心」。

古孜拉控訴,當獄卒讓他們坐老虎凳來懲罰時,如果因疼痛而暈闕,官員們就會往他們頭上澆冷水,刺激他們醒過來。獄卒甚至對他們大喊大叫,「我們才辛苦呢!你們怎麼敢睡覺?」更可惡的是,古孜拉親眼目睹中共在集中營裡系統性、有組織的強姦女性。「我聽到有的女人帶著手銬在被獄卒送到小房間後哭喊,說中文的男人強姦她們。當那些殘酷的男人離開後,獄卒強迫我給這些女人洗澡」。古孜拉悲痛表示,「對我來說最痛苦的要求是:囚犯不能哭。如果我們哭的話,管教會認為我們被感染了錯誤或者不當思想,並要求我們在『老虎凳』上坐14個小時。要馬他們會把我們送去其它更嚴格的集中營」。

古孜拉揭露,中共當局把集中營分成四個等級。她被關在最輕的集中營裡。「在這裡如果我們做錯了什麼,或者當獄卒把我們從一棟樓送到另一棟時,他們都會給我們戴上手銬。囚犯在集中營裡沒有自由。獄卒把我們關在不同的牢房裡,這些牢房的編號從18至60,因為他們盡量不讓兩個哈薩克斯坦人同住一個牢房,所以我常常和維族人住一個牢房,還有17個因信仰被拘留的漢人(中共可能在這個集中營還囚禁基督徒和法輪功學員)。當我們剛到集中營時,獄卒就會把我們(剛來的被拘留的人)的頭髮剪短。2個月後,沒有任何原因,管教給我們驗血」。

此外,推動美國政府立場和外交政策的自由亞洲電台2018年12月31日刊登一篇題為〈新疆伊寧迫使穆斯林做廉價勞動力〉的報導引述了古孜拉的案例。結果警察將古孜拉轉移到他們的派出所,並將她關在小黑屋裡整個晚上。第二天,中共將她送到我父親住的鞏留縣。根據古孜拉描述,2019年1月3日警察又她從我父親家帶到都蘭村審問。「他們強迫我簽了幾份保密保證書後,把我送到了位於中國和哈薩克斯坦國中間的霍爾加斯海關。最後, 2019年1月5日中共當局允許我由霍爾加斯海關離境」。

古孜拉回憶,當等待獄卒釋放她之時,一個地方官員楊新平悄悄地和她見了一面,並說,「如果你對自己經歷的事情守口如瓶,你就會得到25萬人民幣」。而她拒絕了這筆錢。

古孜拉的倖存控訴震驚美國國會,對華援助協會(China Aid Association)創辦人兼會長傅希秋敦促美國政府繼續實施和利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對實施和授權嚴重侵犯人權的中國共產黨員進行製裁,並應包括違反《世界人權宣言》第18條規定的宗教和信仰自由的人。此外,美國政府應繼續與志同道合的國家合作,實施2021年3月宣布的雙邊制裁。傅希秋表示,他也敦促國會應盡快通過《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以對抗中國共產黨建立的龐大勞動體系,該體系有效地從少數族裔和宗教少數群體的種族滅絕中獲利。

不僅如此,前美國總統川普任命的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在卸任沉潛一段時間後,如今與蘭托斯人權基金會(The Lantos Foundation for Human Rights)主席卡特里娜·斯維特(Katrina Swett)聯合主導2021國際宗教自由峰會,取代過去川普執政期間在國務院舉辦的相同性質會議。而古孜拉與家人也受邀參加該峰會,並與布朗巴克前大使會面合影。在與古孜拉家人會面期間,布朗巴克也用英文向他們表示「歡迎來到美國」。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獨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洩密給中國,讓維吾爾大會主席相當憤怒

By

周子愉於2020年07月起擔任《呷新聞》總編輯,主要報導與關注台灣政治、中國人權,西藏人權,新疆人權、香港政治以及美國政治,過去曾專訪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香港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以及台灣多位政治人物。在《呷新聞》前,曾待過東森電視與民視,並擔任記者。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