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肺疫情中,醫療用品的短缺導致了印度的黑市銷售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波娜姆·夏爾馬(Poonam Sharma)幾天前因武漢肺炎併發症失去了丈夫。現在,她和她18歲的兒子在注意到病毒的輕微症狀後,檢測出陽性。波娜姆夫人說,「我們被摧毀了。這是一個無法挽回的損失。一切都是從發燒開始的,當情況變得更糟時,我們決定把他轉移到醫院。但找到一張床是一項任務。在找了一整天的床位後,我們終於將他轉移到一家私人醫院,但他第二天就因心髒驟停而死亡」。

印度正面臨著氧氣、病床的短缺,而病例卻在以自己的速度上升。人們為了拯救他們的親人,已經變得如此絕望,以至於他們選擇了所有種類的選擇。而最近,黑市營銷正在主導該國的現狀。像瑞德西韋(Remdesivir)和托珠單抗(Tocilizumab)這樣的藥物被國內醫生推薦給感染者緊急使用,但藥物的稀缺性使人們感到無助。瑞德西韋的需求量很大,因為病例也在不斷增加。納菲薩說,「我弟弟在4月份檢測出陽性,醫生要求為他的治療提供瑞德西韋,這並不容易找到。但後來由於我叔叔的關係,我們得到了它,現在他已經完全好了。但我在想,正是因為我的叔叔,我們才救了他,如果有人沒有任何關系或很窮呢?」

由於武肺病例突然激增,並且由於該注射液是用於治療武肺,印度目前已經禁止出口瑞德西韋(Remdesivir)。但根據報告,制造商仍然發現很難滿足要求。供應量使情況變得艱難,導致包括德裡在內的各個城市出現黑市。納菲薩的叔叔得到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比市場上的實際數量貴四倍。她說,「我們在附近的任何一家藥店都買不到瑞德西韋(Remdesivir),因為每個人都說庫存用完了,然後我叔叔就買了。我們花了2萬2000美元買了100毫克小瓶。我們不知怎麼搞的。我不知道制藥公司和藥店怎麼會沒有庫存,而一些隨意的人卻在銷售它。這絕對是值得懷疑的」。不僅是瑞德西韋(Remdesivir),甚至氧氣瓶和其他用於武肺治療的醫療設備也是非法庫存。

納菲薩是一名法律學生,正在德里讀書。她分享了她對最近事件的看法,警方從商人納夫內特·卡拉(Navneet Kalra)擁有的三家餐館中找到了524台氧氣濃縮器。她說,「這實在是太令人失望了,看到那些已經很富有的人在如此可怕的情況下想辦法賺更多的錢」。她回憶起她的家人在管理瑞德西韋(Remdesivir)的金額期間所經歷的掙扎,並說,「這並不容易。我父親不是一個百萬富翁或商人。他是一個在公司工作的雇員。我不知道他是如何管理的,但他一定是從別人那裡借來的,或者是從儲蓄中提取的,上帝知道。但是,在這個痛苦的時代,這些做錯事的禿鷹應該被關進監獄,並為此付出代價」。

據報道,有幾個人因為以高於市場實際價格四倍的價格出售氧氣瓶和瑞德西韋(Remdesivir)而被捕。普什帕今年37歲,是一名女佣。她在接受《呷新聞》採訪時說,「我的公公在10天前因武漢肺炎而死亡。我們需要氧氣瓶。起初我們買不起,但在設法解決了這筆錢後,他就去世了。普什帕和她的家人失去了他們最年長的成員,目前仍在恢復中。他們向朋友和熟人借錢治療」。她說,「在這種情況下,政府應該給予免費治療,因為這是嚴重傳染性疾病,每個人都在與戰鬥。至少對於像我們這樣的人來說,每個月幾乎沒有收入的人,是不可能管理治療武肺的費用的。而現在這種黑市營銷使情況變得更糟。平均每天都有超過3萬份申請提交給非政府組織和國內從事該領域工作的組織」。

普什帕在分享她的情緒時說,「政府應該對參與黑市銷售的人採取嚴格行動。他們不亞於犯罪分子,在這個艱難的時期給人們,特別是給病人帶來更多的困難。德里高等法院提到人為的氧氣短缺是如何導致黑市銷售的,這不是一個好的人類姿態。它還提到,在400公噸的氧氣中,有20公噸流向了『Seth air』,其名字甚至沒有列在德里地方政府發行的注射器中。法院暗示,他是這麼大的供應商,有問題」。

我們人類總是想要更多。而貪得無厭的人盡管處於某種情況下,還是會想辦法滿足它。保持人性是一種選擇,而這些人肯定是在選擇他們的「永無止境的願望和需求」。

◆相關文章:  蔡政權訂500萬劑武肺疫苗沒用! 「高端」連2天跌停 網爽翻:水啦!
+2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