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望輝:適度健康的民族主義是件好事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近年來,我們看到世界各地出現了一波被支持者和批評者定性為「民族主義」的候選人和倡議。從美國總統川普的勝利、英國通過布雷斯特,到最近巴西大選中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獲勝。選民們似乎正在轉向獨立和民族自豪感的承諾。

在美國,指責民族主義是種族主義、非美國式或歧視性的說法滿天飛。實際上,我們所看到的那種民族主義更符合把自己國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與被認為走得太遠、對我們公民不利的全球主義力量相平衡。

在美國,很多人對民族主義宣稱的反對意見是,它壓迫了弱勢群體—它是種族主義、性別歧視、白人至上主義和反移民的。世界大戰之後,極端民族主義與軍國主義混合的內髒回避是理性的。導致數百萬人被大規模殺害的觀念,對很多人來說是不可取的。

最近,美國左派試圖將即使是溫和健康的民族主義也等同於「白色民族主義」。它們不是一回事。

對許多國家來說,民族認同是基於共同的種族、語言或宗教。在美國卻不是這樣。對美國人來說,民族認同是基於一套共同的價值觀—不論種族、性別、出生地或宗教。民族主義是對這些價值觀的自豪感,也是希望做對美國最有利的事情,以確保這些價值觀得以延續。

在2016年的競選活動中,川普總統準確地確定了美國許多人的願望,即希望有一個把美國放在第一位的總統。自上任以來,總統兌現了讓他當選的許多「美國優先」的競選承諾。

他把我們從他的支持者認為對美國不公平的多邊協定中拉出來—想想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和巴黎氣候協定。他重新設定了國與國之間的貿易現狀,以確保美國不會陷入不公平的貿易交易—想想與中國的貿易戰。他繼續為改善我們的邊境安全和移民制度而奮鬥。所有這一切,都是在經濟穩步改善、失業率下降的同時進行的。

當美國左派動輒攻擊總統的時候—選舉他的共和黨人和無黨派人士認識到,總統的行動已經重新設定了美國在世界上的地位。許多人覺得他是近年來第一位把美國的利益置於其他國家或國際組織的利益之上的領導人,對許多選民來說,這是一個令人耳目一新的變化。

全球各地發生的民族主義風潮可以為台灣提供一些關鍵的經驗。台灣的身份是基於它是什麼(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和它不是什麼(共產主義)。

但更重要的是,台灣的領導人必須認識到,他們必須始終專注於把台灣放在第一位,並認識到其他國家也會這樣做。在與川普總統等領導人互動時,不會因為台灣是友好的民主國家,就簡單地把親台政策作為對台灣的恩惠。在做交易的過程中,必須對美國有明顯的好處。

這種趨勢讓人想到「光做好事還不夠,必須讓人看到做好事」這句話。川普總統已經掌握了推特,直接與選民溝通。他的行動並沒有隱藏在海量的演講和新聞稿背後,相反,他用簡短的片段分享他的議程,向選民展示他把美國放在第一位。這一課對全世界的領導人都適用,包括台灣。光是在幕後工作來完成政策上的收獲是不夠的—選民必須看到這一點。

把自己的國家放在第一位是我們應該從我們的領導人那裡得到的東西。這是一個在美國和世界各地都在增長的趨勢,台灣的領導人將來可以利用這個趨勢並從中受益。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跟蔡英文拍公益月曆、挺小英連任! 雞排妹賣飛機杯卻被揭「中國製」

By

葉望輝,曾任美國愛達荷州共和黨主席、副總統錢尼的副國家安全顧問。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發表迴響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跳至工具列